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您的位置:首页 >> 揭秘文摘 >> 精神控制
阅读次数:4723 
从心理层面看法轮功“去执著”的危害性

  “执著”原为佛教用语,是指对某一事物坚持不懈,不能超脱。后来指固执或拘泥,也指坚持不懈。

  李洪志盗用了佛教的这个名词,而且赋予了其特定的内涵,变成了李洪志对弟子进行精神控制的一个重要手段。在《转法轮》第2页说道:“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李洪志看来,生活在常人社会,处处都是执著,参加文体活动是执着,喜欢美味是执著,高兴了是执著,苦恼了也是执著;对孝敬父母、爱护孩子是执著常人的情,对工作敬业是执著于常人的名和利;人都有许许多多的执著心,如欢喜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按照李洪志的说法,只有放下各种各样的执著心,你才能“跳出三界外,登天乘佛身”,有一个执著不去,就像缆绳一样阻挡着不让你前行。在李洪志“去执著”的精神控制下,无数法轮功练习者强烈地压制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极度淡化人间真情;很多练习者为了去除对人世间“情”的执著而变得麻木不仁,精神颓废,致使无数家庭解体,悲剧接连上演。可见,李洪志的“去执著”对法轮功练习者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创伤。现在,我们就从心理层面看看法轮功的“去执著”具有什么样的危害?

  现代心理学认为,当一个人出现了心理疾病,如抑郁症、情绪过激、自信心缺失的时候,作为心理医生,一般都是通过引导患者认识自我,包括认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然后引导对方接纳自我,最后再引导其心理成长。如当一个人非常不自信的时候,应当帮助他首先看到自己的优点和闪光之处,让他认识到自己并非一无是处;身上有着别人所不及的长处,使其珍惜自己的长处,并将其保留、放大;而身上的那些缺点,则正确认识、接纳,并逐步改正缺点。最理想的是通过读书学习,在内心建立起升华的机制,使其动机或欲望导往比较崇高的方面。这个神奇的转变过程就是心理阳光成长的过程。

  我们知道,法轮功练习者大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如过度敏感、渴望被人关注,而习练法轮功在潜意识中满足了自己的这个梦想;或者是过度自傲,在现实中又缺乏自傲的资本,而在法轮功中却找到了补偿……可是,李洪志口口声声喊着“救度众生”,却又没有能力为每一个弟子对症下药,真正医治他们的心理疾病,而是抽象地、笼统地冠之以“去执著”,但实际上,他不仅没有去掉弟子们的“执著”,反而膨胀和加大了他们负面的执著,如法轮功练习者陈某,从小性格就非常执拗,虚荣心、逆反心理等很强,国家越不让炼法轮功,她就越要坚持练法轮功,渴望在法轮功中充当“正法英雄”,从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李洪志恰恰利用了她的这种虚荣心,说什么:“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这样更加膨胀了陈某的虚荣心,致使其为了表现自己的英雄气概,用各种自虐的方法来对抗转化,成为李洪志精神控制下的一个玩偶。由此看来,李洪志的“去执著”对人是非常有害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法轮功的“去执著”是一种绝对化的思维。从正常的观点来看,对于生活中美好的东西,如崇高的理想、正确的信念和有益于社会的个人成功,就应当执著地去追求。居里夫人如果没有对科学执著追求的精神,就不会有放射性元素的发现;牛顿如果不是执著地思考“苹果为什么会从树上落下来”的命题,就不会发现万有引力定律;我们的航天科研人员,如果没有对航天事业坚持不懈地追求,就不会有“神七”飞天,“嫦娥二号”登上月球,“天宫一号”巡视蓝天;如果没有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数次”的潜心创作,就不会有脍炙人口的古典名著《红楼梦》。对美好的事物,就应当坚持不懈地执著追求。

  而李洪志把所有的一切统统说成是“执著”,导致法轮功练习者陷入一种绝对化的怪圈儿。如不管遇到什么高兴事儿,在法轮功练习者看来都是要修去的“欢喜心”,李洪志在《转法轮》中举过一个例子,说一个人修成罗汉了,一高兴掉了下来;好不容易又修成了,这次害怕自己高兴了会掉下来,结果这一害怕又掉下来了。由于受此暗示和影响,很多练习者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压抑着自己,唯恐自己一有“执著心”就修不成佛道神。而我们正常的人对高兴的看法是:如国家发展取得了重大成就,运动员为国争了光,这样的喜事我们都要举国欢庆;而一个人如果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得了利益和成功,却是为人所不齿的。不少法轮功练习者即使在生活中遇到了令人兴奋的事,也不敢表达自己的快乐,认为这是一种执著,所以面部表情呆滞、麻木,鲜活的思想感情被法轮功的“去执著”所深深地吞噬了。

  其二,李洪志的“去执著”是一种偏执的思维。李洪志把对美好事物的追求都说成是“执著”,而膨胀那些邪恶的、丑陋的欲望、思想和行为。李洪志一开始是抹杀弟子对“执著”的辩证认识,然后他就混淆黑白、颠倒是非,把对亲人的感情、对工作的热爱、对事业的追求、对祖国的忠诚等等美好的东西统统说成是执著;同时放大练习者的私心、贪心和欲望,把他们对法轮功的痴迷、对李洪志的崇拜、对做“三件事”的执着、对“圆满升天”的妄想、说成是对“大法”的精进,把法轮功参与政治说成是用政治来“救人”,给这些丑陋的、肮脏的思想罩上了一层美丽的外衣。有一位法轮功练习者,在没有练功之前,她酷爱文学创作,也发表了许多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正在向文学事业的高峰攀登时,她炼上了法轮功,受李洪志“去执著”的危害,认为对文学的追求竟然是一种强烈的“执著”,是一种“名利情”,为了在“大法”中提高,为了修成“佛道神”,她毅然放下了自己多年钟爱的文学事业,把青春的年华、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对法轮功的“精进”中。法轮功的“去执著”泯灭了她的亲情,扔下幼小的孩子和年迈的老人去北京“正法”;法轮功的“去执著”割断了她对祖国母亲血浓于水的感情,使她深深地伤害了自己的祖国母亲……使她不仅浪费了许多大好的年华,还给社会、家庭和个人都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其三,李洪志的“去执著”完全压抑了练习者的正当需求,是对其美好人性的扭曲。从心理学角度看,喜、怒、忧、思、悲、恐、惊是七种不同的感情变化,人皆有之,一般属于人体正常的生理范畴。但是,情忘过极,一旦超出人体所能调节的限度,就会引起气血不和、经络不通、阴阳失衡、脏腑功能失调,从而导致多种疾病。一般采用“情志相胜疗法”,这种疗法理论出自《内经》,是中医中最典型与特色鲜明的疗法。根据中国医学五行学说的相克规律来加以制约和调整,即思伤以怒解之,恐伤以思解之,喜伤以恐解之,忧伤以喜解之,怒伤以忧解之作为主要治疗手段。而李洪志则是压抑练习者的各种情绪,法轮功练习者叶某,由于丈夫出轨,内心痛苦,因而来到法轮功中寻求精神寄托。但她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内心的痛苦仅靠“去执著”这几个字是远远无法解脱的,于是她就找功友倾诉内心的苦恼,也想借助于“大法”或“同修”的力量来解开内心的死结,结果,她一谈起自己的婚姻,功友就严厉制止她说:“执著心,不要说了。”叶某向我诉说她的疑惑时说:“我找功友本来是想倾诉心中的苦闷,寻求解脱的办法,不想她们张口闭口就说这是执著,炼法轮功不仅没有化解我的家庭矛盾,反而更加重了我的心里负担。”

  李洪志在《转法轮》中还讲,修炼中所遇到的第一关就是色关。这使很多练习者不敢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拼命克制和压抑自己。有一位男法轮功学员讲,他炼功时害怕自己过不去色关,就和妻子分居,结果梦中经常做那样的梦,醒来四肢无力,对身体的损害很大。李洪志不讲科学道理,他也讲不清科学道理,只是用恐吓的方法,动之以“不能长功”、不能“上层次”等来威胁对方,使弟子们一旦有了一些想法(包括正常的与非正常的)后就强制压抑在心头,时间长了,必定会酿成严重后果。

  心理学认为,人一旦有了不良情绪,如愤怒、过度压抑、难以克制的欲望等,必须用积极的方式去释放和化解,而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说成是“执著”而将其压抑潜意识中,因为被压抑的负面情绪总有一天会有一个总爆发。如当一个人愤怒的时候,如果不能把它表达或宣泄出来,而个人又没有化解它的能力,这样将会把愤怒埋藏在体内,时间久了会导致疾病或身体机能失调。当我们对同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地感到愤怒,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指责同一件事;当我们对某个人或某件事感到愤怒和震惊时,又觉得自己没有权力表现出来的时候,就会导致怨恨、痛苦和压力,从而形成各种各样的疾病。因此,我们需要用积极的方式释放愤怒。比如直接和使你愤怒的人坦诚交谈,把情绪释放出来;也可以向心理咨询师或好友倾诉,在他们的关爱与安慰中抚平自己的情绪;也可以进行自我心灵对话,将愤怒转化为一种积极的心态,通过这样的方法,可以将你的人生引向理性和智性思维。

  由以上可见,李洪志的“去执著”与古代中医和现代心理学是完全对立的,它不能解决弟子们的任何心理问题,甚至会使他们的心理问题变得更为严重,以至于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对于已经脱离法轮功的人来讲,一定要跳出李洪志“去执著”的精神控制的怪圈儿,有人脱离法轮功后还是不敢尽情地放歌,不敢去拥抱生活,不敢去追求自己的事业,因为心中还有“去执著”的阴影儿。一定要甩掉“去执著”的尾巴,对正义的、向上的、美好的、阳光的事物,我们要大胆地去追求,而对那些歪风邪气、对污浊的、丑恶的东西,对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们一定要坚决抵制!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