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普园地 >> 理论研究
阅读次数:1128 
80后作家及文学向何处去?
 

   文章来源:深圳新闻网-深圳商报   作者:杜浩

  近日,一位80后年轻作者杨庆祥撰写了一本探讨80后一代人困境与出路的书,《80后,怎么办》,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北京青年报邀请著名作家阎连科、张悦然和作者共同探讨80后作家及文学在这个时代呈现的特点,并指出当下80后作家及文学已经衰落式微发生变异。阎连科更是直言这些80后作家及文学已“是懦弱的一代,发不出自己的声音”。

  十年前,80后作家及其文学,确实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特点。郭敬明、韩寒、张悦然等80后作家,以畅销书写作闻名崛起,在文坛上或畅销书出版界,拥有广泛的“粉丝”读者群体,并且在图书出版市场上具有品牌号召力。当其时作为代表人物的郭敬明和韩寒,已经有了“明星”特质,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文学偶像。这些80后作家的文化人格、文学作品和影响,具有时尚化、消费化、市场化和商业化的特征,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文学理念和趣味,而他们处理文学与市场、文学与读者等关系的态度和方式,又对传统文学的格局、观念带来了相当大的冲击,并在文化界引起争议,乃至一度成为文化热点。这些青年作家被看做是文坛的重要生力军,他们曾给我们的文坛带来了新的启示,激发了文化界对中国年轻一代的期待。

  我们曾经认为这代人在行为上或是文学上特别以自我为中心,但是十年后的当下,这些80后作家及其文学写作的叛逆色彩在慢慢弱化,他们开始慢慢融入一种重视物质的生活秩序和文学秩序。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在物质化、明星化的同时,却发展出一种令人不解的自我遮蔽,多数作家不能或不愿发出声音。那些继续留下来的,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写作方式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尽管韩寒和郭敬明的文学作品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路子,但阎连科说,看了韩寒的《后会无期》后,感觉到这个社会有巨大的吸收力,连韩寒这样的人也把那一点自我为中心的精神完全融化掉、吸收掉了,像一滴水融入沙漠一样,逐渐不存在了。

  另外,在以郭敬明为代表的部分80后作家的文学趣味和审美中,物质主义成为一个鲜明的特征和标志。80后被看做“物质的一代”,还有人说他们是“消费时代的宠儿”。这些作家也更喜欢从物质的角度切入,物质价值成为衡量生活质量的一个主要标准。而物质主义至上指导下的文学观,也让郭敬明等作家相信,商业与文学没有界限,娱乐与写作没有区别。一些人的作品完全露骨地展现市场化、商业化、消费化,将炫富、奢华、品牌这些元素注入其作品,将对物质的迷恋、崇拜与幻想,灌输给庞大的读者群。如此树立的价值观,可以说完全与文学世界的责任与担当背道而驰。

  而郭敬明与韩寒,他们的粉丝可能是“敌对”的两方,但他们自己却代表着80后作家的时代现状,也是80后文学创作的一体两面。

  在这本《80后,怎么办》中,作者杨庆祥指出,在文学意义上,郭敬明和韩寒已根本不值得讨论,因为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文学意义。他举例韩寒,像《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当时被认为是他最重要的作品,但现在看它却是“非常蹩脚的小说。一些最基本写作都没有入门。它文本所提供出来的,没有任何营养,基本上是以他们的这种姿态来拉动他们的文本,以他们社会化的角色。”总体而言,十年来,80后这代人的写作无论是在社会影响上面还是内在质地上面都出现了问题。80后作家群体在文学上开始式微,郭敬明毫无疑问离文学渐行渐远,韩寒也同样如此,张悦然作品量也没有以前大,总体受关注的程度在下降。

  这一现象的产生,原因比较复杂,其体现的不止是文学问题,也有市场、阅读群体和阅读趣味等发生了变化的因素。但其中更主要的是,“这一代人,主动对历史退场。对社会和时代的否定,为什么现在变成一种认同?这一代人缺少一种最独立的坚持的东西,被这个社会左右,被时代塑造”,基本上失去了作为一名作家的历史责任、社会职责和担当、自我精神人格独立的品质。

  作家的成长,需要有一个充满着精神文化潮流的土壤和环境,浓厚的历史氛围、文学氛围、精神氛围能影响作家,作家能影响人们热爱思想、智慧、阅读,二者的交互才能构成时代和民族的精神及文化的性格与特质。这是一个作家成长并使自己的文学作品永葆生命力的基础。所以,80后作家更需沉静下来,多思考并增加自己阅读的精神深度与广度。在这个浮躁和诱惑丛生的当下,能保持自我的独立和清醒,能不断地超越、否定自己,维系内心的一分纯净,固守自己的文学信仰和追求,才能真正地傲立于文坛。

  但是目前来看,80后这代人迅速融入这个社会,迅速认同于这个世界,这快得超出人们的想象,当今天我们面对社会现实的时候,80后作家及其文学再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曾有的“最初的那种可能锋利的、尖锐的”精神,难道真的要成为一段短暂的历史了吗?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