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精彩推荐
阅读次数:1035 
七夕节:法轮功师徒反差大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秋霜

 

七夕节就要到了,传说这一天是牛郎织女夫妻相会的日子,是中国的情人节。作为反邪教志愿者,笔者不由地联想到,这一天法轮功师徒都在忙些什么呢?

 

  “主佛”忙和泥,弟子要断欲

  尽管屡屡传出“主佛”偷腥的丑闻,尽管“主佛”曾诅咒母亲为“魔”,但总的来说,“主佛”的一家还是母慈子孝、夫妻恩爱、父女和睦的。苟富贵,无相忘,一个重要的证据是,李洪志逃到美国不久,就把母亲卢淑珍、妻子李瑞和爱女李美歌都接到了身旁。母亲卢淑珍颐养天年,女儿李美歌先是在美国西北大学就读,毕业后成了“神韵”的台柱子,后来担任了“神韵艺术团”副团长。家中的“母老虎”也是大权独揽,负责替李洪志管理“钱袋子”,是“神韵演出”的会计,整天坐在床上数钱玩。当然,为了防止家里的“醋瓶子”倒了后院起火,李洪志还要雨露均沾,经常在性生活方面敷衍丑妻一下,因为丑妻不修炼法轮功,是一个常人,算不上“师父”的弟子,所以李洪志也“不嫌脏”,七夕这天还要老老实实地呆在家中,捏着鼻子和丑妻“和泥”玩。如此,李洪志对其母“情深似海”,对其妻“情意绵绵”,对其女儿“爱女如命”,外边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一家人其乐融融,倒也可以看“主佛”还算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

“师父”偷腥也好,“和泥”也罢,做弟子的是不能效仿的,做弟子的要“修心断欲”。李洪志说,“不去掉情、欲,不放下常人心是修炼不好的。”“师父”有要求,法轮功媒体也跟着诱导,有一篇《一个青年同修的心里话》写道,“网上有同修说背法去色欲之心,……我是一旦听到有人在我面前说这件事,我就知道是自己有漏了,赶紧发正念灭掉男女之情、色欲之心,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不招来麻烦。”受李洪志和法轮功媒体的蛊惑,一些弟子不与常人配偶过夫妻生活,有的甚至离婚单独过,有的患上了结婚恐惧症,到了结婚的年龄也不敢结婚。当然,李洪志也知道男女之情不是说禁锢就能禁锢的,如果实在不行,李洪志也推销他的“男女双修”,即要求弟子不能与常人配偶过夫妻生活,却可以与异性同修过不正当性生活,李洪志鼓吹,这样做是“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出“功”快,能够尽快上“层次”、得“圆满”。其实,说到底,李洪志这样说的目的无非是要控制弟子的思想,要弟子抱团取暖,集体接受李洪志的精神枷锁,促使弟子在禁欲和滥交的双重毒害下走向沉沦。

 

  “主佛”忙选婿,弟子弃子女

  李美歌,李洪志已知的独生女儿,又名李娜,曾用名李晶晶、李静静、李津津,1982621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光阴荏苒,算起来李美歌已经超过33周岁了。女儿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留成愁,七夕节到了,牛郎织女都要忙着鹊桥相会了,这么大的女儿还嫁不出去,李洪志做父亲的能不发愁吗? 

  原本李洪志说过,“我的女儿是我的师父,生在我家是来向我传功的,比我的功高,她是佛转世,我也是佛转世,我是比她低几级的佛。”但这样的“佛”长大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春心开始萌动,迟早是要嫁人的。在大学时,美歌就经常参加校内的男女派对,后来自作主张选中了“二师父”唐奇,是李洪志指责唐奇“乱法”,被棒打鸳鸯硬生生地给拆散了。之后李洪志亲自选中了法轮功媒体大纪元的技术总监李渊,结果又无疾而终。再往后据说李洪志又给女儿撮合了一个华商富二代,但此人并不修炼法轮功,最多算是一个法轮功同情者吧,这样的结合能夫妻美满吗?人家能容纳一个神婆子在身边神神叨叨吗?做父亲的都是舐犊情深,女儿的终身大事你说李洪志能不操心吗? 

  当然,在照顾子女方面,做弟子的也是不能仿效的。李洪志说,“这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辈子他是谁的孩子?”“有许多小孩是有来头的,都是要来得这个法的。” “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吉林省长春市是李洪志的老家,南关区有一个法轮功痴迷者马秀荣,强迫患病的儿子练功治病,以“摆脱魔鬼的纠缠”,5个月后,12岁的孩子因得不到科学的医治,悲惨地病死在家中。黑龙江伊春市溪美区法轮功痴迷者关淑云,为了“圆满”、“白日升天”,实施所谓的“除魔”,竟能当着几十人的面,亲手将自己的女儿、不满9岁的戴楠活活掐死!人心都是肉长的,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割舍不掉的。为什么李洪志舐犊情深,而却要弟子放弃对子女的关爱和照顾,甚至在李洪志的教唆下杀死自己的孩子呢?

 

  “主佛”忙搂钱,弟子徒四壁

  “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传说中的牛郎织女是没有多少财产的,小两口过得是清贫和恬淡的生活。而“主佛”却靠着对弟子的盘剥积累了巨额的财产,与弟子的家徒四壁形成了巨大反差。

  李洪志在境内时,通过办班、非法出版发行传功讲法录音带、录像带、书籍等出版物敛财1.6亿人民币,在境外,通过举办神韵演出等法轮功项目和接受弟子捐款取得的不义之财更是难以统计。在1999年加拿大法会上,李洪志曾经不打自招,“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有没有钱又算的了什么呢?就说我有钱,我自己不当回事。”事实上,李洪志对金钱不是不当回事,而是很当回事,因为有了金钱,才满足了李洪志的穷奢极欲,买跑车,购豪宅,养情人,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李洪志的这些财物都是靠榨取弟子的血汗得来的,他要求弟子把金钱看淡,法轮功辅导站也不能存钱,这些钱就全部流入了他的腰包。在《转法轮》中,李洪志说,“对于财的舍弃,当然它也是一方面,也是比较主要的一方面。”在《法轮大法·精进要旨·修者忌》中,李洪志说,“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中,有弟子问:“有人说大法弟子不必存钱。”李洪志回答:“可是真圆满的时候,你又舍不下那些东西吗?真能舍下,啥也不是,那时的思想是神的思想,那你想它干什么呢?啥也别管。其实我告诉你们,法正人间最后的时候啊,一瞬间什么都解体。什么钱哪?纸都没有嘞。(热烈鼓掌)”同样在这次讲法中,有弟子问:“存钱去给子女安排未来的教育经费,将来圆满了就不必管了。”李洪志回答:“这不象大法弟子说的话呀!都执著的那样啦?!你知道大法弟子的圆满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事情?你身前身后所有的事情师父都得给你管,用着你操什么心哪?”正是在李洪志的极力诱骗下,不少弟子为了法轮功修炼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家财,越练越穷,成为社会中的赤贫一簇。美国休斯顿法轮功骨干谭淑君,为了修炼法轮功投入了家中的巨额财产,与丈夫离婚、两个孩子也遭受意外都不为所动,最后却惨死在法会现场。法轮功“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执行主任李大勇,为了法轮功不但把命搭上了,还为此“捐”尽了家产,把卖房子的钱全都搭了进去。李大勇死后其妻刘鸣鸣贫困潦倒,生活无着落,只能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整日以泪洗面。在法轮功组织中,弟子举全部之力养肥了李洪志,弟子们却过着一贫如洗的悲惨生活。

 

  同样都是人,差距咋恁大

  面对法轮功内部的这些不平事,人们不禁要问,弟子是人,李洪志也是人,凭什么“师父”就可以“和泥”,弟子却要禁欲?凭什么“师父”一家团圆,弟子却要放弃亲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凭什么“师父”花天酒地,弟子却要一贫如洗?用小品演员范伟的话说就是,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对此,李洪志辩解说,“我传你们法中可没有说当师父的必须与同修人同样苦修啊。”“度人的神是救人来的,不能和人一样。”言外之意,纵欲、舐犊、敛财这些都成了“主佛”的专利,教主成了邪教内部的种牛和种羊,想和谁交配成了一种对女弟子的恩泽;只允许教主一家温情脉脉,弟子只能像木偶一样供教主驱使;只允许“主佛”大肆敛财,弟子却要视金钱如粪土、为累赘。其实,纵观各色邪教,法轮功、全能神也好,“华藏宗门”、“摄理教”也罢,教主总会编出种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性侵女信徒,疯狂榨取信徒钱财供自己和家人享用,这种“教主例外论”是邪教主的本性使然,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将信徒当人看。对此,瑞克·艾伦·罗斯在其新著《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中做过专门分析,邪教主巧舌如簧对信徒进行经济、性和其他方面的盘剥是邪教的特征之一,否则,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邪教主就不成为邪教主了。

  七夕节来临之际,只准“主佛”放火,不准弟子点灯,啥叫邪教,这下看得很清楚了!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