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推荐
阅读次数:1081 
我所经历的“三退”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薛麟

  最近听说,法轮功组织又在炒作“三退”,称已经“退出”多少亿人,每天还有多少万人退出等等。因为前些年就听说过这样令人惊诧的消息,为寻求真相,作为一个反邪教志愿者,我多年来坚持采访一些转化后原法轮功习练者,以下是对这些亲身经历“三退”的人采访记录,我未作修改,我相信以事实说话的力量。

  家住广州市江南大道的黄卫中说:“我是1999年开始练功的,记得2005年开始李洪志就要求我们搞三退。我当时觉得心里很矛盾,因为李洪志一开始就声明练功者是不参与政治的,为什么现在反而要求学员搞‘三退’呢?我很迷惑,但随着法轮功网站发表很多文章要求搞‘三退’,李洪志经文经文也要求,我和别的学员也去搞‘三退’了。开始是自己退了,又劝别人退,但无论是卖菜的阿姨还是左邻右舍,都说我劝人搞这些东西是不是傻了?没有人答应。后来法轮功组织又说可以代人退、化名退、替已死去的人退,我为了所谓的圆满,把我逝去的爸爸和亲人,把邻居改了化名去搞‘三退’,总共有一百多个名字,没有一个是当事人同意的。”

  “我搞‘三退’先是四处碰壁,后是阴谋诡计”。曾经在深圳做保险业务员的张祥茂这样总结自己的‘三退’经历。“我先是把自己和逝去的爷爷奶奶退了,但是再劝别人退总是很难,经常被怒目斥责,父妈妈戚同事一个也退不了,后来想了一个‘办法’,把保险公司客户问卷夹进‘同意三退’4个字,只要自己的客户没有认真看,或不等其作答,就把他当做答应‘三退’,这样我‘成功‘的搞了一个二百多人的’三退’名单,当时还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卑鄙无耻”。

  “我是害怕李洪志讲的不‘三退’,就要被淘汰掉,才去搞’三退’的,但是只退了我自己,还有一个死去的邻居钟志权,一个未读书的侄子化名沈何,其他人我不敢去劝,怕别人骂,更怕别人报警”痴迷法轮功十几年,家在阳西县的温华生这样介绍。“我是相信李洪志的话,只有‘三退’,将来正法结束后才有机会留下来进入到新宇宙中去,不被淘汰,形神俱灭,所以用了“平安”的化名退了,说来说去还是被邪教吓破了胆。”湖南湘潭的王翔宇笑着解释自己为什么当初搞‘三退’。但是他向亲友同事宣传的时候却遭到嘲笑,没有一个成功。“劝别人‘三退’没有劝到几个,被人骂神经病就骂了无数次。反而是街道社区的反邪教志愿者找上门来对说劝说,。“我和他们越争论越理亏,结果我转化了”。

  家在深圳罗湖黄贝岭的张伟祖这样介绍自己的“三退”经历:“我爸爸在加拿大,弟弟在香港做警察,平时和海外联系都挺多的,当年痴迷法轮功的时候,只要有机会,都按李洪志的要求讲‘真相’、劝‘三退’,但父母、兄弟都说我是神经病,我爸爸爸爸、弟弟还说在加拿大、香港根本就没有人理睬。转化后才明白‘三退’只是法轮功自我麻醉的精神毒品。”

  家在广东汕头的王洽介绍自己“三退”经历时说:我和父母都曾经练法轮功,我爸爸还是广东汕头市法轮功辅导站的副站长,政府取缔法轮功后,我爸爸经过长时间的挣扎,放弃了法轮功,但身体不好,我妈妈还在痴迷,我在模棱两可之间,2005年法轮功开始宣扬’三退’,爸爸很反感‘三退’,说这不是搞政治吗?但我妈妈看着李洪志的新经文《不是搞政治》说:“现在正法形势变了,我们必须搞‘三退’,才能跟上正法进程”。还和爸爸大吵一顿,把我们家族族谱上的人名全部拿去搞‘三退’,爸爸后来知道后说:这不是在造假吗?却又没有办法说服妈妈。又气又恨,积劳成疾,不久爸爸含恨而终。“

  法轮功组织在要求弟子“三退”时,可以代人退、化名退、替已死去的人退,实际就是暗示、诱导弟子造假。已经揭露出来的事实以及我亲自采访的结果,足已说明。过亿的数字,有多少水份,就可想而知了。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