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反对邪教
阅读次数:976 
女大学生陷入“全能神”三年未归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沈媛斌

 

  蒋其福和白爱芝是杭州市余杭区黄湖镇王位山村的一对普通夫妻。他们有一双儿女,儿子当过兵,如今在银行当押运员,女儿考上了浙江中医药大学滨江学院,如果顺利,她能成为一名针灸医师,在医院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但这一切在女儿受“全能神”的蛊惑而离家出走之后,都变得遥不可及了。这个家庭原本平静的生活,被“全能神”打破,变得支离破碎。

  3年来,蒋其福将女儿的寻人启事贴遍了大街小巷,但始终得不到任何一点信息。手机里,女儿的照片还在,青春洋溢,笑容灿烂,只是她的声音再也没有在父亲耳边响起过。

  一家四口少了一人

  蒋其福的家中,飘散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为了寻找女儿,夫妻俩身心俱疲,身体越来越差。蒋其福更是需要常年喝中药调理身体。客厅的中央挂着一副十字架,夫妻俩都是信基督的。他们的女儿蒋霞金原本也是,只是后来走了歪路。

  一说起女儿蒋霞金,白爱芝就开始抹眼泪,丈夫蒋其福在一旁表情落寞。这个家因为少了一员,而笼罩在愁云之中。夫妻俩已经3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了。2012124日女儿蒋霞金留下了一封书信,离家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曾经美满的一家

  蒋其福家的条件并不算好。因为接连出过几次交通事故,蒋其福行动有些不便,只能做做传达室看门的工作。妻子白爱芝则在一家工厂的食堂上班,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上工做早饭。为了工作方便,夫妻俩有时晚上就会住在单位。一双儿女很懂事,爸妈不在家,也能自己洗衣服做饭照顾自己。特别是女儿霞金,几乎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活。一家人虽然过得清苦,但都觉得忍一忍,好日子总会来的。

  2004年,霞金很争气地考上了大学,浙江中医药大学滨江学院针灸推拿学专业。但是,女儿每年上万的学费对家里称得上是一笔巨款了。蒋其福夫妻俩每月的收入,加起来还不超过3000元。过年过节,妻子白爱芝会进些小玩意,骑着自行车到瓶窑镇上去售卖补贴家用。当兵的哥哥每月800元的补贴也总会塞一半给妹妹当零花钱。全家是一心一意想要把这唯一的大学生培养成才的。

  命运在2011年发生了改变

  2011年,女儿霞金从萧山的一家单位辞职回家,备考职业医生资格证。11月,考完试的霞金跟父母说想趁着年关出去赚点钱。女儿懂事,夫妻俩也一直很放心。至今蒋其福也不知道女儿当时是去了那家公司上班,只隐约地确定女儿上班的地方在滨江。这是夫妻俩一直追悔莫及的事,因为他们孝顺听话的女儿就是在这里接触到了“全能神”。

  20123月,蒋其福接到了来自基督教友的电话,对方说,他的女儿霞金情况不太对,似乎是走上“邪路”了。夫妻俩赶忙给女儿打电话,发现霞金对他们的话多有抵触,也不愿意辞职回家。无奈,母亲白爱芝装病,把霞金骗回了家。从前很少与父母顶嘴的霞金这一次的反应很激烈。她与妈妈白爱芝大吵一架。父母的劝告她一句都听不进。看到女儿“走火入魔”,母亲白爱芝又气又急,她狠狠地打了霞金,把她关在了家里。

  “我做惯了力气活,气急的时候打下去力气很大的。”至今,白爱芝还在为当时的一时冲动而后悔。她心疼女儿被自己打伤了。这场母女间的冷战持续了一个月。

  树欲静而风不止

  母女冷战的最后,还是白爱芝先服了软。她带着霞金上街买新衣服,想要给霞金买条金链子。其实家里是没有钱买金项链的,但是为了让女儿开心,白爱芝做好了借钱的打算。

  毕竟母女连心。白爱芝的让步,让女儿霞金的态度也发生改变。霞金没有要金项链,同时答应妈妈自己一定会改过。

  那时候,女儿是真的想要悔改的,白爱芝感受得到。凭借着年前考到的执业医师资格证,霞金成为了黄湖镇卫生服务中心针灸科的一名医生。每天接孙女放学之前,白爱芝都会顺道去女儿的办公室看一看,母女俩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但是渐渐的,霞金又开始变了。白爱芝发现女儿对自己的到来表现得越来越不耐烦。霞金周一到周五总是住在单位,双休日又神神秘秘的不知去了哪里。白爱芝猜 “全能神”的人又和女儿联系上了。但母女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她舍不得再打破。

  2012123日,女儿和两个陌生人来到白爱芝工作的地方,竟然打起了劝说妈妈一起入“全能神”的主意。母女两再次大吵了一架。白爱芝记得,女儿走得时候喊了一句“妈妈,再见。”但是她没有搭理。

  谁知道,第二天她就收到了女儿留书出走的消息。

  三个电话竟成永别?

  霞金走后,给家里打过三个电话。她一直说自己在找工作,过完年就会回来。但是过了除夕,过了年初五,过了女儿说的期限,蒋其福夫妻俩却再也没有等来女儿的消息。

  手足无措的夫妻俩想要寻找女儿,却发现毫无头绪。蒋其福给女儿的每一个大学同学都去了电话,再三恳求对方如果有女儿的消息,一定要通知自己,但是徒劳无功。白爱芝到处打听“全能神”的聚会场所,挨家挨户地寻找女儿。她甚至去了上海周边的小诊所找女儿。她说,万一霞金在那里工作呢?而实际上,连白爱芝自己都知道,这种无厘头的寻找不可能会有结果。

  但这一对父母已经束手无策了。他们找到了女儿给他们打电话的地方,贴上寻人启事,却被当成了“牛皮癣”;他们打电话给中央电视台求助“寻女”,却最终石沉大海;他们习惯了只要出门就抬着头四处张望,只希望能够再见到女儿的身影。

  “全能神”抢走了我的女儿

  夫妻俩如今恨透了“全能神”。蒋其福有一张纸,上面记录了“全能神”的由来,它的组织者赵维山,及公安机关对“全能神”的打击行动。这是夫妻俩看新闻时记下来的。

  他们想不通,辛苦培养起来的女儿怎么会轻易受了“全能神”的蛊惑,还如此的执迷不悟。“全能神”抢走了他们的女儿,也给整个家笼上了挥之不去的阴霾。白爱芝患上了高血压肾病,蒋其福的抵抗力骤降,总是容易高烧不退。夫妻俩每年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病症而住院。如果没有儿子儿媳一家,老两口也许就完全心灰意冷了。

  父母对女儿的愧疚

  已经3年过去了,霞金依旧音讯全无。夫妻俩只知道,女儿大概已经不在浙江了,因为身份证信息的联网只实现了浙江全省,只有网上追逃的人员才能够全国联网。而派出所,至今没有任何关于蒋霞金的消息。

  但是,女儿的医疗保险,白爱芝还帮她交着,每年300元;女儿的房间白爱芝还留着,定期打扫。她一直地记得,母女两吵架的时候,霞金说自己得过忧郁症,但父母不关心她,对自己女儿的状况一无所知。

  当初只想着赚钱养家,忽略了女儿,如今想来白爱芝懊悔不已。当初为了让孩子吃饱饭有书读而拼命赚钱,却忽略了女儿乖巧的行动背后,有一颗自卑的心。白爱芝苦笑着告诉我们,家里的条件真的不好。当初霞金的学费凑不齐,她连着跑了8户亲友借钱,却都被拒绝了。她躲在工厂后的空地里大哭了一场,擦干眼泪才回了家。

  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