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反对邪教
阅读次数:1030 
一个资深大法弟子的“三不要”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詹石前(口述) 阔步(整理)

 

  我叫詹石前,今年66岁了,1965年我从江苏如皋考入了南京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南京,在机电研究所做了一个工程师。1972年我和现在的妻子结婚,婚后养育了两个女儿,我也把老母亲从如皋接到了南京,一家人其乐融融,舒心自在。

如果说生活中有什么事让我烦恼,那也就是修炼法轮功这件事了吧,我练法轮功,真是对“大法”深信不疑。在南京迈皋桥地区,我是最早也是最坚定的修炼者了。这一带练功的算起来都得是我的徒子徒孙辈,我绝对算得上法轮功的“资深”信徒。但是我没有想到,生活中的这点麻烦好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收拾了。而这一切的根子,都源于我根据“师父”的话总结出的“三不要”修炼法。

  为了“师父”不要老娘

  我虽然算不上是“老三届”,但在学习上还是下了些功夫的,在单位也算得上是业务尖子。这些年的学习,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一定要注意老师在课堂上讲的知识,因为这些是最基础但也是最重要的。学习工作如此,练法轮功更是如此,我最注重的就是“师父”李洪志的教诲,我收集了几乎能找到的“师父”的全部著作和录音录像资料。经过多年的钻研,我认为在练功方面“师父”最主要的教义就是要让我们“放下”,他老早就跟我们说过:“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对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了。”我觉得“师父”说的太对了!所以我开始看淡世间的执着,什么情啊、爱啊什么的都太虚幻了。

19997月的一天,我老母亲突然问我是不是在练法轮功,我很坦然的承认了,老娘那天有点生气,一再叫我不要再练。我没有理睬老娘,对这种所谓的亲情我已经看淡了、看开了。之后的一年多,老娘絮絮叨叨的一直要我退出法轮功,这怎么可能?“师父”要比老娘高明多了啊!2001年春节过后,老娘把老家的姐姐弟弟都喊来了南京,说是给我“最后通牒”。为了保持对“师父”的绝对忠诚,我拒绝了他们要我退出法轮功的要求,没想到老娘竟然给我跪下来了,说是求我离开法轮功。但那时在我心里,他们全都加起来也没有我“师父”重要啊,我弟弟为此甚至要动手打我!但我不能离开法轮功,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离开我。老娘就这样回了如皋老家,临走时扔下一句话:“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没有就没有吧,我也不要这样的老娘!

  为求“大法”不要工作

  随着不断的修炼,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功力”深湛起来,也越来越觉得“大法”玄妙无比,但是要达到更高明的境界,也开始越来越难了,有时候“师父”的话变得难以理解。我深信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自己“放下”的还不够彻底!“师父”说过:“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除了大法,人类社会哪儿还有一块净土呢?”我觉得影响我上层次的原因就是平时牵绊我的事情太多了,特别是单位上的工作,业务上的探讨什么的,都太清晰了,不象“大法”这么玄妙。为了这么多“清晰”的事情,不值当我耗费精力,我应该把我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到“大法”上,这样我才能把“大法”理解的更加透彻。

2001年底,我决定辞职,不能再因为工作上的这些琐事来影响自己“学法”了。单位和家里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大吃一惊,单位的分管领导、部门领导三番五次到我家来,说是做做我的“思想工作”。他们说以我的业务水平和能力,单位一直想提我做总工办主任,等我55岁到龄后还继续返聘我,我的收入也会有大幅度的增加,但如果我辞职的话,就什么保障都没有了。我会看重这些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我会看重这些身外之物吗?对工作上的事情,我不会产生任何疑问,现在能让我产生疑问的只有“大法”,我不搞清楚“大法”的疑问,就没有办法上层次,我的功力就会减退,我宁可不要这样的工作,不要这样的薪水!

  为得“圆满”不要家庭

  我练法轮功遇到的最大的困扰,就是始终没有在“师父”所说的“小腹部位”的那个位置练出一个“法轮”。师父说这个“法轮”要他在“学习班上亲自给学员下”,但是他去了美国。我一直想到美国去参加这个“学习班”,请“师父”亲自给我“下法轮”,我知道,一旦得到了这个“法轮”,不仅平时困扰我的那些问题会迎刃而解,我自己的生命也将得到“圆满”。但是确实我辞职之后就没有收入了,平时是靠妻子在外面打工挣点家用,两个女儿结婚后也补贴点,我没有足够的钱去美国。但“求圆满”是我的理想,我一定要实现这个理想,唯一的办法是把房子卖掉!没想到这次我的妻子爆发了,说已经忍了我很多年了,平时对家里不管不顾都不谈了,现在居然要卖房子?卖了房子我们住哪?再这样下去她不跟我过了!她把我两个女儿女婿都喊到家里,几个人轮番跟我谈,这样的场景于我已经很熟悉了。老娘、单位领导都演过这一出,所以我也没发火,只是反复跟他们讲我要“装法轮”和“得圆满”之间的关系,坚持还是要卖房子,但是怎么都说服不了他们。妻子一怒之下去了女儿家,还带走了房产证。没多久我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妻子要和我离婚!妨碍我“得圆满”的家庭,不要也罢!开庭时我也非常冷静,同意和妻子离婚,但要求房产必须归我,因为这房子我还要卖呢。妻子在法庭上哭了,随后她坚决要求离婚。法官没听我的,最后房子竟然判给了我妻子。妻子给我的房屋补偿款不够我去美国,我现在只能到原来单位干个门卫,最起码有个地方住。

  现实击碎了我的“圆满”梦,我很难受。离婚后我想了很长时间,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看清现实后,以前那些难以理解的“大法”理论竟然变得清晰起来。我竟然清晰的看到原来“求大法”、“得圆满”是虚幻的,不管我去不去美国,“师父”都没能力在我的小腹里装一个“法轮”!这些年原来我过的是如此浑浑噩噩,我一直引以为豪的“三不要”原来是我丧失了人性!

  我几次去如皋老家,老娘从来都不见我;我找过单位领导,但人家给我个门卫干已经是照顾我了;我找过妻子女儿,想和妻子复婚,但她说自己还没原谅我,等等再说吧。我曾经说过的“三不要”我又都想要了。但是现在,又有谁会给我呢?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