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反对邪教
阅读次数:977 
独家曝光:法轮功变种“虚一灵母”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缘 和

 

 

   自19997月法轮功的邪教性被揭露以后,法轮功的绝大多数练习者都自动脱离了其组织。部分痴迷人员经过社会和政府的帮助及挽救,也纷纷离开法轮功邪教,回归正常的生活。但是,在这些前练习者中,也有个别的人从法轮功的精神陷阱中走出后,如被拉入另外的法轮功变异组织里。例如,“法轮圣王”、“无生老母”等法轮功变异组织就纳入了许多原法轮功弟子。

 

  这些变异组织打着“佛、道、神”旗号,其本质依然是邪教。目前,另一个秘密教门——“创世救主 虚一灵母”,就是民间出现的又一种邪教变异组织。而本组织的组织结构、人员层次、活动方式等详细情况,至今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握。但该组织在云南、贵州、四川、河北等地皆有活动迹象。而本案中的晏某个案就属这一现象。

  这说明,一些变异组织仍在地下暗流涌动,这应该引起人们的高度警觉,预防这些秘密组织坐势成大,进而危害社会。故本文就以晏某个案为例,进行一下分析。鉴于“虚一灵母”这个组织的活动是以秘密的方式进行的,笔者暂且将其称为秘密教门。

  一、晏某的基本情况及解脱后的状态

  笔者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去年初在工作中认识了晏某。晏某(女性),现年71岁,小学文化,现居住在贵州省习水县土城镇。晏某有三个儿子,从事粮食、土特产等个体经营,在当地小有名气。三个儿子对晏某也很孝顺,晏某的生活水平在当地算得上小康之家。由于晏某的儿女们在外工作或成天忙于自己的经营,所以只能是在衣食上对晏某进行照顾。再加上晏某与老伴单独居住,属空巢老人。因此,晏某精神生活上缺少应有的天伦之乐。再加上晏某是一位性格开朗、行事有主见、善于言谈的农村妇女。为寻求精神寄托,1997年晏某经人介绍习练上法轮功。后来其逐渐痴迷,时常外出进行所谓的“弘法”活动,搞得家庭不和,让孩子们担惊受怕。其家人多年苦劝晏某放弃法轮功修炼,但没有任何效果。就这样,晏某的“大法生涯”一直持续到2003年。

  2003年下半年之后,笔者以社会反邪教志愿者的身份对晏某进行了帮助,通过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最终使晏某认识到了法轮功邪教的本质,促使她彻底地摆脱了法轮功邪教的精神控制。

  晏某转化后,在当地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特别是当地的一些仍然痴迷法轮功的邪教成员,企图将晏某拉回法轮功,但都被晏某拒绝。按晏某自己的话讲:“我放弃法轮功修炼后,原来的功友说我是犹大,见到我就吐口水,骂我。在路上碰到她们的时候我喊她们,她们也不理我。我们成了冤家了。”虽然晏某摆脱了法轮功邪教,但由于其有神论的思想根源没有真正根除,加之后续巩固工作不给力,使得晏某思想上的空白一直没有很好地弥补。而她的孩子们对老人精神方面也缺少关爱,让晏某感到非常孤独。晏某虽脱离了法轮功,可精神上处于了空虚状态,这种心灵的无依托与寂寞叫晏某觉得生活上没有了意义。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晏某便走入了“虚一灵母”教门。

  晏某自己说:“我不练法轮功了,可在精神上需要有个东西支撑。20045月,从四川来了个叫杨老师的,给了我一些资料,后来又给我一本书,叫《和谐圆融永恒——创世主虚一灵母》。介绍我信‘虚一灵母’教。我看了那些资料和书后,觉得又有了精神依靠,我就信了。”晏某跳入“虚一灵母”秘密教门之后,和痴迷法轮功时一样,时常外出“取经”和传播其教义。晏某给笔者讲:20149月,晏某不顾自己年事已高和旅途劳顿,会同四川、云南的10多名信徒一路辗转到河北石家庄,去拜见一位被称为是“弥勒佛”下世的女性。后因当地查得紧未见着,遗憾而归。从晏某这些行为表现中,我们可以知道晏某是怎样从邪教法轮功出来后,又重新跳入“虚一灵母”秘密教门的原因。

  笔者认为:晏某作为一个农村的普通妇女,她从自己的人生经历中,是相信有“来世”和有“因果报应”的。但她的本质还是善良的,希望任何中国人都不要受苦,中国的老百姓最怕的是动荡,祈求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太平。而法轮功邪教编造欺世谎言,制造动乱,其“真善忍”的说教完全是骗人的。虽然晏某认识了法轮功邪教的本质,毅然脱离了法轮功邪教组织。但晏某在农村生长所形成的有神论世界观却在短时间内无法改变。加之其所在的农村的文化生活比较匮乏,人们的精神营养难以得到充分的满足。以上种种思想、文化、环境等因素,也是造成晏某摆脱邪教后又走入“虚一灵母”的成因。

  二、晏某从邪教法轮功跳入“虚一灵母”秘密教门的心理分析

  一是安全上的需要:晏某自己提到她与当地法轮功功友的关系是“我们成了冤家了”。既然是冤家,说明两者势不两立。晏某出于对自己所处环境和命运的忧虑及考量,为了寻求安全,为了免遭邪教法轮功的报复,而迅速跳入“虚一灵母”秘密教门,以寻求这一秘密教门的保护。笔者与原法轮功人员接触多年,从他们的心理中可以解读到这类信息:“法轮功邪教组织毕竟是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存在的,对脱离这个幽灵的人来说,在心理上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这个幽灵如影随形地追踪着每一个逃离它的人,对脱离法轮功邪教组织后而没有精神支撑的一些人来说,只要一听到这个邪教组织的名字或李洪志的某句‘经文’,他们就会在心理上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心理。”特别是邪教全能神对待“叛教”的信徒进行残忍的报复,将受害人打断四肢、割去耳朵等行径,使人们对邪教都心存恐惧心理,怕遭到邪教的报复。而这种心理也一样在晏某的身上发生了作用,她跳入“虚一灵母”教门,自以为可以得到一种庇佑。

  二是精神上的需要:首先,从晏某的人生经历来看,她是处于物质贫困和文化贫乏境地的一位农村妇女,特别是文化的贫乏使这里的一些人缺少精神支柱,由此带来对精神食粮的需求。例如,晏某过去修炼法轮功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去寻找一种精神寄托,并通过这种寄托来满足自身的心理需要。脱离法轮功后,晏某讲“我不练法轮功了,我在精神上需要有个东西支撑。”而晏某讲的这句话是真心话,表明了心灵的需求是人的本质属性之一。以笔者做教育挽救工作的多年经验来看,大多数邪教痴迷者刚刚脱离邪教之时,都呈现出“身体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处于一片茫然之中,不知路在何方的状态。有的甚至出现失落、狂躁、暴躁、轻生、寻死寻活的行为。”如果这个时候没有人引导和勉励他们,他们将会出现精神上的崩溃。而晏某的精神需求却被“虚一灵母”所利用了。

  三是孤独的原因: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整个社会经历了广泛而深刻的大变革。农村大量的农民外出打工或经商,使农村都出现了大量的空巢老人。这些空巢老人面临最多的问题就是心理问题,尤其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慰藉和共鸣。当他们的孤寂心理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为了寻求精神上的寄托,就可能加入某一团体来求得安慰。所以,西方一位记者在评述邪教现象时写道“世界正在经历变革,邪教成员大多是生活贫困,远远落后于时代的人。对他们来说生活是艰难的,只有在一个团体中他们才能找到安全感。而这个团体一旦演变成为邪教。给予他们的就是毁灭。”笔者到晏某家中走访了解到,由于晏某的儿女们常年不在身边,为了寻求精神上的寄托,排遣孤独,这是晏某走进法轮功邪教和又走入“虚一灵母”秘密教门的客观原因。

  四是其自身有神论思想的原因:晏某作为一位长期在农村生活的老人,她们大多都会感到自己在大自然和社会面前的缈小和无能,因而对自身外的异己力量无能为力。这种人生经历就必然导致她们相信世界上有一种神秘力量(这就是有神论产生的客观条件)在支配着命运,而她们就会相信“宿命论”、“因果报应”等唯心的观念。在这种有神论思想的主导下,她们误入邪教或加入什么神秘教门就可能成为她们的一种生活选择。因而,法轮功邪教或“虚一灵母”等秘密教门,正是抓住了这些人的这一弱点,用编造的歪理邪说,虚构了一个永远都不存在“天界乐土”,来满足了一部分人追求神秘的愿望,从而诱导一些群众走入邪教的陷阱。所以,丰富落后地区的文化生活及进行科学知识的普及,对人们树立科学理念和追求新生活方式则有着重大意义。  

  三、晏某加入“虚一灵母”秘密教门所带来的警示

  警示之一:原法轮功成员被法轮功变异组织重新拉入到其它邪教中,这种情况全国各地均有发生,应引起各地政府及反邪教志愿者们的高度重视。虽然这些变异组织秘密活动在地下,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们不了解其本性。但细细观察这些变异组织,就不难发现它们身为邪教的某些特点。例如“虚一灵母”教门就带有明显的邪教特征。“虚一灵母”教门公开为法轮功邪教鸣冤喊屈,其教义思想是法轮功邪教的变种。尽管其教义是“佛道神”的大杂烩,但赤裸裸地暴露出了其反社会的野心。下面摘抄几段其教义中的言论:  

  该教门在题为:《圆融和谐永恒》(即“虚一灵母”的教义书)一书中声称:“改变旧宇宙历史,创造和平盛世,凡是反对虚一灵母的所有人类,都必遭虚一灵母的净化、淘汰。”

  “宇宙重新组成净化!过去的说法、做法、办法全部作废!从农历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午时,作为新纪元的开始!”。

  “从二零一四年元旦之日起,虚一灵母要收回旧势力的权利! 让旧势力下岗,换上忠、孝、公心的儿女!替靈母管理世界!把旧势力造成的各种创伤尽快修复好!”。

  “对于社会的旧主人,要毫不客气地彻底清理!把他们的非法所得,归还给全人类!归还给共和同盟的共和银行;大同银行或华夏银行!把他们的家人纳入改造对象,进行劳动改造和劳动教育。惩罚不改者,就地销毁!”

  “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正法修炼者以及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弟子们;被牵连的亲人、朋友的亡灵们;愿意到那里去的,娘一律批准!只要你们放下旧仇旧怨,立时就可以达到福岸。娘要亲自主持公道,为所有被害的人伸冤!把所有害你们的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和报应!”

  上述这些所谓的“灵母圣旨”,看似荒诞不经,但是暴露出了该教门组织“改乾坤,换天地”野心。该教义认为现实社会是腐朽的落后的,是注定必须要销毁的,所以它对现实社会和当今政权表露出了极大的逆抗性与颠覆性。例如:李洪志用“旧势力”这个词(这是李洪志专门针对中国共产党政权发明的一个词)来表示对中国大陆政权的污蔑和对抗,而“虚一灵母”组织沿用了“旧势力”一词的内涵,并叫嚣“要收回旧势力的权利!让旧势力下岗……所有被迫害致死的正法修炼者以及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弟子们;娘要亲自主持公道,为所有被害的人伸冤!把所有害你们的人打入十八层地狱!”

  从以上“虚一灵母 ”教门的教义中不难看出,这个组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轮功邪教的变种,它公然为法轮功邪教张目,教义中充满着思想控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思想,并且大肆宣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教主崇拜”的邪教声音。这种邪教共有的极端思维,恰恰证明了“虚一灵母”的邪教特征。对此,我们的社会和民众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

  警示之二:对民间信仰的引导问题。民间信仰不单纯是民众的个人信什么的问题,而是社会思想的一部分。中国现阶段仍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思潮、信仰、社会心理都处于既有乐观、积极、向上的一面,又有良莠不齐、糟粕混杂的一面。而主流意识形态在民间特别是广大农村和弱势群体中极容易受到弱化,使社会正能量在一些人群中不能得到充分地发挥。在这种情况下,邪教组织和邪教思想便有了生存的土壤。鉴于此,引导民间信仰远离邪教,建立民众正确的信仰体系,防止信仰危机大面积发生。而社会反邪教的作用,就是要通过群众喜闻乐见的各种形式,把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和进步的科学思想传导给民众,引导民众找到有利于社会和自身身心健康的精神支柱。

  警示之三: 要重视对弱势群体的关爱和保护工作。2015年贵阳市民政局统计数据显示,该市60岁以上的老人总数已达57.03万人,占该市总人口14.8%,这57.03万人中,有近1/3的为空巢老人、独居老人、困难老人。按照国际通行的“一个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占当地总人口10%,即进入老年化社会”的标准,贵阳地区就算已经进入“老年化”社会了(这方面,全国许多城市类似贵阳市)。而本案中的晏某就是属于空巢老人。实际上,大多数法轮功等邪教受害者都是以中老年人居多,他们大多数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极容易受到邪教的侵害。因此,除了尽快建立和不断完善各类社会保障体系外,同时,全社会还要对弱势群体给予更大的关爱,丰富他们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提高他们的科学文化知识,增强他们对正与邪、是与非、好与坏的辨别能力。特别是我们反邪教志愿者,应能够深入到社会的最基层,经常看望原邪教人员,了解这些人的生活及思想状态,给他们无私的帮助,使他们树立起充分的信心和阳光心态,真正远离邪教,健康回归社会。

  综上所述,通过本案例对“虚一灵母”教门进行了简要介绍。目的是让大家对类似的邪教变异组织保持警惕。而“虚一灵母”之类的秘密教门如今在多地已活动了十多年之久,我们应该树立起忧患意识,不可麻痹大意,让其坐大成势以危害社会。而反邪教的社会职责及任务,对我们反邪教志愿者来说还任重道远。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