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精彩推荐
阅读次数:1089 
塞尚:只要不把心计放在生活上就能画出好画
 

  文章来源:金羊网   作者:保罗·塞尚

 

  保罗·塞尚(PaulCézanne18391906),生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艾克斯,其父经营帽子工厂并为一家小银行的合伙人。在父亲的影响下,塞尚开始学习法律。1861年,他转向绘画,入读巴黎的瑞士学院,与卡米耶·毕沙罗结识。他的早期作品充满病态,而且常常是狂暴的幻象。从19世纪末,他便被推崇为“新艺术之父”,作为现代艺术的先驱,西方现代画家称他为“现代艺术之父”或“现代绘画之父”。他对物体体积感的追求和表现,为“立体派”开启了不少思路,其独特的主观色彩大大区别于强调客观色彩感觉的大部分画家。

  圣维克多山位于普罗旺斯的艾克斯东面,是保罗·塞尚钟爱的绘画材。以这座山为主题,塞尚创作过六十多幅作品,作为其在风景绘画领域的激进实验,并以此不断创新和改良他的绘画技法。此前的印象派专注于再现风景中光线和天气的瞬时效果,而塞尚则试图分析山石和植物表象下的内在几何学——“用圆柱、球体和圆锥去表现自然”。他一生的追求是按眼中所见的确切模样去再现景物。举例来说,一棵树,就可能呈现为一个圆柱体,只用寥寥几块简单的色彩平面去再现。塞尚从多个角度研究圣维克多山,用大块的色彩去营造一种被称为“平面深度”的空间效果,从而更有效地描绘地形山势。

  这幅油画是塞尚从其妹夫的住宅处选取视角而创作的。塞尚还习惯同一场景同时绘制两幅不同的作品。1895年,塞尚在当地的业余画家协会——艾克斯艺术爱好者协会——首次公示此作,人们对此画表示难以理解。唯一激赏此画的是塞尚一位童年好友的儿子。他是位年轻的诗人和作家,名叫约阿希姆·迦斯奎特。他对画作的欣赏让塞尚感慨不已,以至于当场在画上签名——这种举动对于塞尚而言相当罕见,将画直接赠送给了迦斯奎特。塞尚1906年去世,其艺术价值已被彼时的青年先锋艺术家发掘与认知。两年后,迦斯奎特出售此画,卖得1200法郎——这在当时是惊人的巨款。

  树枝间的天空

  塞尚关注画面的整体效果而非个体细节。树枝之间的灰色和绿色色块可能是云或者树叶。这些色块有助于达到塞尚想要的一种效果:让画面上部呈示微光闪烁的动态。

  山谷上方的树枝

  为了适配画面构图,塞尚不时重塑自然元素。此画中的树木构成画面主体图形——山峰——的外围框架。树干那优雅的倾斜弯曲与前景中自然地貌的和缓斜坡互为补充相似地,画面右侧大树枝的弯曲弧度又与远处地形山谷的凹形线条呼应。

  山体

  通常,塞尚会用简单的炭精记号在画布上确定好主题元素的位置,然后才添加色块。他细致地编排配制色块的不同色调,以此构建画面事物的形态。比如说,山体嶙峋古拙的表面就是纯粹由各式色块来表现的。

  连拱长桥

  阿克山谷间主要的人工地标标为阿克连拱桥,它被塞尚画入此作。这样可供识别具体场地的特征物,塞尚随后画得越来越少,因为他对描绘具体细节的兴趣逐渐丧失。他更乐于将细节当成一种工具或手段来应用,以探索色彩与事物形态之间的互动作用。

  《有大松树的圣维克多山》

  材料:布上油画

  尺寸:67cm×92.5cm

  藏于英国伦敦科陶德美术馆

  从书信中读懂塞尚

  书信一:来自大自然的绘画

  致爱弥尔·左拉,于埃克斯,无日期(大约18661019日)

  你知道,所有在室内即画室里完成的画,都无法与室外完成的作品比美。当你画出户外的那些景色时,人物与大地间的对比会令人吃惊,内景也会显得格外美丽。每当我见到美的事物,就下决心非在户外画下来不可。

  我曾向你谈到我构思的一幅画,这幅画将体现马里翁和瓦拉布雷克两人所期待的一种主题(当然是风景)。居依勒梅看了这幅草稿后认为不错。我面对大自然所画下的这幅草图,使其他作品都显得相形见绌。我确实感到,前辈大师们过去所画的户外景物都被表现得含混不清,它们给我的感觉都是不真实的,首先是不具备大自然所提供的原来面貌。

  书信二:艺术家的任务

  致芳阿基姆·贾斯凯,于埃克斯,1896430

  如果你能见到内部的我,即我这个人的内心,那么你就不会生气了。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现在落到这步悲惨的田地吗?我无法控制自己,一个并不存在的人。不就是你,自称是一个哲学家,使我最终完蛋吗?但我诅咒那几个无赖,他们为了50法郎写了一篇文章,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到我的身上,我的努力劳作已经足够我维持生活了,可我想一个人只要不把心计放在个人生活上,就能画出好画来。说真的,任何一个艺术家都希望尽一切可能提高他的智力水平,而为此就必须离群索居。应当从习作中寻求快乐。如果我一旦功成名就,我将依然深居简出,或者和有数的几位画友相处,有时我们会为了一品脱干粮而出外谋生。前些日子,我还有一位细心好友。不过他还没有什么成就,但这并不能阻止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他与那些获奖章和勋章的画匠全然不同那些东西令我作呕。你想,在我这般年纪还能相信什么呢?何况我的日子也不多了。让我们工作吧……研究和描绘模特儿的进度有时是非常缓慢的。

  书信三:讨论绘画

  致查尔斯·卡莫安,于埃克斯,1902128

  有一点我要告诉你:的确,当你面对某个绘画主题来谈论绘画时,也许比讨论纯思辨的理论能够更多、更好地说出一些名堂。一个人在纯思辨理论的讨论中往往会迷失方向。

  书信四:与自然的联系

  致查尔斯·卡莫安,于埃克斯,1903222

  我必须作画。理论,只有在与自然的联系中加以运用和发展才有价值,在艺术领域里尤其是这样。

  致查尔斯·卡莫安,于埃克斯,1903913

  库退尔(1815-1879,法国画)经常对他的学生讲:“要保持融洽的合作关系,即是说,要到卢浮宫去。但在看过了那些在那里轮流应答的大师们的作品之后,我们得赶紧出来,通过与大自然的接触,来唤醒我们心中蕴藏着的对艺术的直觉和情感。”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