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反对邪教
阅读次数:998 
《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揭示的反邪教干预模式与方法
 

  文章来源:凯风网   作者:阔

 

  村上春树在他的随笔集《无比杂芜心绪》一书里讲到了他采访制造“沙林毒气”案的奥姆真理教教徒的感受,村上说,奥姆真理教就像是一个邪恶的封闭的思想体系,而他所做的工作就是拔下这个封闭体系的软木塞,使之不再封闭。

  在《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作者瑞克·罗斯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不停地和信教者保持联系,向他传输不同的信息,打破邪教的封闭体系。相较于学家村上春树,瑞克·罗斯作为邪教研究者,在同样的方法论框架下,把干预的手段阐述地更加详细、全面:打破封闭的思想体系只是第一步,最重要的是激发信教者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批判精神,以及将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一直持续。如何做到这一点,瑞克·罗斯在书中为我们提供了模式与方法:

  一、 干预的基础是保持信教者与外界沟通 

  一旦信教者进入信仰状态,当即会对邪教教义精神全盘接受,对团体产生无与伦比的归属感,对教主产生无垠的崇拜,不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批判精神,这就是进入所谓的封闭信仰状态。

  如果信教者永远不和外界发生联系,他脱离邪教封闭精神体系的纪律微乎其微,邪教的教义及团体所作所为会被认为理所当然。我们看到一些邪教制造的灾难发生之后,信教者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做法,继而抛弃邪教,如天安门事件中的法轮功练习者王进东,陈国母女,以及制造沙林毒气事件的奥姆真理教教徒等,邪教的毁灭精神和人类生生不息的本能愿望发生了激烈冲突,冲突就是邪教与外界信息发生了联系的一种形式,它以最极端的形式打破原来宗教的封闭体系,促使信教者产生了批判精神。然而,我们不能指望着邪教去制造灾难让信教者反思、脱教,要在这一切来临之前就将外界的信息不停地输送到信教者那被邪教占据的精神世界里去。

  瑞克·罗斯所介绍的方法是和信教者做持续地、有意义的沟通,通过信教者的家人和老朋友和他们不断接触。信教者通过对邪教教义的共享而产生强烈团体归属感,这种归属感也许已经大于家庭和经年累月的友谊,但是他们或许并不能立刻、全然脱嵌于这些天然的纽带关系,这些纽带关系就成了信教者与外界的信息通道,干预者所要做的就是通过这些管道将外界的信息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信教者的脑海中。

  作者也讲到他的失败案例很多发生在最初的二十四个小时,信教者因为反感而逃避,但是这时候不能因此放弃,事实上,前面所做的任何信息输入工作都是有意义的,它在努力松动那个软木塞,让它漏出一丝外界的空气进去。做这件事的精髓在于持之以恒。

  二、 干预的前提是不攻击信仰 

  既然已经明确,干预的基本指导思想在于保持信教者与外界的信息畅通,那么第二步,就是如何将信息输入进去,而不至于招致信教者的反感,瑞克·罗斯给出的方案是不攻击其信仰,只针对其行为。

  往往失败地案例都是干预者在说服过程中对受害者的信仰进行嘲笑、或者攻击,事实上在信仰者的意义框架内,在外人看来多可笑的信仰,在他们看来都是有意义的,都是神圣不可辱没的,任何攻击行为都可招致信仰者对你彻底地关上交流的大门。

  所谓的只从行为层面干预,瑞克·罗斯指的是向信教者阐述:

  1、其行为所引发的其核心社交关系的紧张甚至破裂(家人担忧、朋友离去);

  2、团体的组织权力结构及其目的,如等级剥削关系和金钱流动方向等;

  3、教主或领导者的人生历史,对其进行祛魅、去神圣化。

  第一点是在激发信教者的原生情感,第二点和第三点其实就是对邪教进行解构的过程。让信教者明白这一团体是如何运行的,他在其中所处的位置又是怎样的,就是在引导信教者进行独立思考;对教主的身世信息进行剖析,让其从“神”回归到“人”,就是消解信教者对教主的崇拜,让他们知道教主不过和他们一样,是爹生娘养吃五谷的普通人,去知道全能神的二次道成肉身不过是高考失利的高中女生,李洪志只是国有企业的工人,麻原彰晃不过是上特教学校的盲人。这一些列的祛魅化即使不能立刻为信徒所接受,然而这无疑是最有力道的信息输送。

  三、干预的立场是从信教者的角度去劝解和思考 

  想要说服信教者,首先干预者要对邪教有着充分地了解,如果在自己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贸然发表观点,很容易招致信教者的反感。瑞克·罗斯在书中指出:“在与这种团体接触前,有必要进行仔细的评估与准备。如果没有有力的事实支撑,那么与该组织或其任何成员对垒是不明智的。”

  在干预过程中,信教者可以自说自话,可以不理解你,但是干预者要充分理解信教者的所思所想,继而适时提出自己的疑问和疑虑,带领受害者一起思考,这显然要比站在信教者的对立面上去干预要事半功倍。这就是瑞克·罗斯所说的“充分的评估与准备”,这位我们的宗教干预工作提出了较高的要求——需要干预者成为这一领域的专家。

  邪教和所有的合法宗教一样,都有自己的一整套自洽的体系,但是,没有一个宗教体系是完美的,如果我们认真研读每一个宗教典籍,包括《圣经》和《古兰经》等,都会觉得里面有“半通不通”的地方。最日常的情形是,教徒在信仰实践中,各种疑问几乎如影随形,对教义的不理解,对有些做法一时难以接受等等;最极端的情形是,教徒对宗教典籍的不同解答造成了宗教内教派的分裂。而这些情形就是进行干预工作的切入点——由信教者的疑虑入手。

  在同诸多全能神教徒的接触及干预中,多数被干预者非常难以认同“山东招远麦当劳血案”作案人的做法,甚至认为他们违背了教义,可见,在全能神内部,教徒的观点也不总是时刻统一的。而自全能神借2012末日之说疯狂敛财之后,世间并没有进入“末日”,很多人由此对全能神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这时也是进行干预的好时机,从统计上看,的确在末日之说以后,单单辖区范围内的全能神教徒数量的确在下降。

  着手开展邪教干预,《邪教:洗脑背后的真相》一书确实为反邪教工作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和途径。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