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推荐
阅读次数:1079 
气功活动中愚昧、迷信现象剖析
 

作者:宋孔智     来源:    

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研究员  宋孔智

 

气功,在我国有5千多年的历史,对中华民族的防病祛病和保健强身起到过非常积极的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上世纪50年代就在北戴河成立了气功疗养院,同时也做了一些科学研究,取得了不少成果。特别是1978年以后,群众性的气功活动在全国兴起并不断壮大,各种功法像雨后春笋一般在各地涌现,对增进人民的健康水平、防病治病等等起到了良好的作用。群众性气功活动把气功从宗教的庙宇和道观中,从士大夫的高墙大院中,从武术人士的门派中解放出来,至少是部分的解放出来,与社会上普通人民的健身防病治病活动、科研人员的科研活动、教师的教学活动等结合起来,使气功事业展现出生机勃勃的发展势头。 

 

1996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体委等七部委下发了《关于加强社会气功管理的通知》,明确提出了“社会气功”、“医疗气功”和“健身气功”的概念。社会气功是指社会上众多人员参与的健身气功和气功医疗活动。其中,群众通过参加锻炼,从而强身健体、养生康复的,属健身气功。当前,健身气功事业方兴未艾。它结合时代特点,通过继承、提炼、发展传统气功的优秀内容,在新时期为增进人民身体健康做出了积极贡献。而在气功活动中,不可避免地面临以往社会气功活动中一些愚昧迷信现象的干扰。只有充分吸取既往经验和教训,扬弃糟粕,继承和发扬精华,才能使气功事业沿正确的方向不断发展。这需要我们对气功活动中的各种现象进行认真的分析:看不到气功的精华,是民族虚无主义;看不到气功的糟粕,是历史唯心主义,这些都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具体事物必须具体分析,也就是必须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在此尝试对气功活动中的愚昧迷信现象进行初步的总结和剖析探索,具体内容汇报如下:

一、气功活动中的愚昧迷信现象

(一)反映在气功功理中的愚昧迷信现象

1、编造神话,杜撰历史,无中生有。例如,某气功出版物上说该功法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位高僧所创,完全用于治病防病,每代只有一个传人,从不公开传授”,又说源于什么“大士创编的特异功能功法,历史上一直是一线单传”。其实,这位大士乃是西藏吐蕃王朝时期当地佛教密宗创始人之一,生活年代为公元七世纪中叶,与“两千多年前的一位高僧”相差约800年。而且,其说法前后不一,故示神秘反而破绽百出。某功创编人鼓吹自己“自幼随父母迁至青海,并从青海至西藏,在大小寺院修持了藏密、汉密和显宗以及道家法术等,先后拜上师200多位,修炼二九一十八年始得菩提”,称自己是“活佛”,“奉师命出山”普渡众生。用宗教的名义,给自己脸上贴金。我国佛教界一些权威人士指出,该功法从宗教来说,在理论上没有依据,在历史上没有传承,在实践上没有基础。还有某些功法编创者宣扬外星文明、编造宇宙大战、杜撰“九天玄女"、混杂民间传说等,亦属笑谈。凡此种种,不一一列举。

2、剽窃、割取儒、释、道、医、武各家学说或观点,拼凑功理。这一类理论的共同特点是:背景模糊,思路紊乱,喜欢夸张,爱说大话。有极少数理论水平“较高"者,编造了一些具有逻辑性的内容构成“体系”。然而仔细考查可以发现,其理论基础缺少客观性。某些功法组织歪曲、片面引证并肆意宣传宗教教义,甚至打着宗教的招牌反对宗教。如某功法教材中说:“宇宙天体信息是佛祖英灵的凝聚相,是万事万物生发的力量源泉,人尤其是这样。”逻辑不清,混淆视听,造成群众思想混乱。其结果是伤害广大宗教徒的感情,影响宗教界的团结。更有甚者,根据自己的需要对不同的宗教教义进行综合,或者片面引证、夸大、歪曲,使自己成为了一种不伦不类的宗教变种——邪教。例如法轮功在其有关出版物中大量使用佛教语言,自称“修佛修道的法”,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佛教界人认为,法轮功的理论有贬低佛教的倾向,是“附佛外道”。 

3、肆意编造概念,以想象代替科学。有的人利用中医中的精气神、阴阳五行等概念,结合物理学中的力、能量;化学中的化合、分解等概念,赋予自己的理解,大胆假设气功功理,以新的无知代替旧的无知。常常就是这些人,非常肯定地断定自己已经穷极了生命和气功的奥秘,粗暴否定或者贬低现代科学,用虚构的宇宙观强加于受众。其实他们很少有甚至没有科学实验的根据,使用的是现代科学没有形成以前的自然哲学的猜测和想象的语言。它违反了科学的最基本的实事求是的原则,不了解循序渐进的科学发展规律。如某功法教材中虚构了“天体生化信息场”、“聚仙星座”等概念,并围绕这些概念建立起自有的宇宙观和功理,但却完全没有任何现实根据。

4、把一些错误的感觉或幻觉,当作真实的存在。他们说能感觉到所谓宇宙人的语言,能感觉到某个小行星会在某个时候撞上地球,感觉观世音附上了自己的身体,感觉某些大人物患有某种疾病,有人感觉到经常与某些人进行精神通讯,并接受重要指令,等等。他们言之凿凿,可是全都不能得到客观的证实。有的人就利用这些类似的感觉,获取名利。这些人往往还自识高尚,语出惊人,斩钉截铁。他们瞧不起一般的科研工作者,更看不上一般的气功师。如某功法教材中说“因此本功法必将带给地球人以大道之规,度化世人,指点世事于神明之路,为达人类之理,想必是一个唤世救世之法,解放人类自身之大道之途也。”又如有的气功门派出版物中吹嘘其首领具有“超自然力”,同时诬蔑中医是“凡人的医术”,说中、西医还不如该功法首领用意念给人治病的“特医”。但是,这些说法并没有任何实验的依据,只是大量引证被夸大了的个例,并且从不说失败的和效果不好的个例。尽管如此,这些“理论”对于渴望拥有健康的人民群众来说,还是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和蛊惑力。

5、曲解最新科技前沿发现,牵强附会,为其功理辩护。虽然一般来说,具有愚昧迷信特点的功法是排斥科学的,但有的功法创编人,显然也在努力吸取现代科学中它认为对它有利的东西——当然是一定要曲解的。如“法轮功”宣称:“我们这个宇宙每次经过了久远年代以后,都会发生一起宇宙的大灾难。这一场灾难就使宇宙的一切,包括星球都能够毁灭,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可以毁灭。”显然借鉴了最新的“宇宙大爆炸”假说,然而却已将其改造得面目全非了。其目的不外是制造一种恐慌,为其世界末日理论寻找似是而非的根据,以便让人们把李洪志当作“救世主”来崇拜,并向他乞求救助。

6、赤裸裸地宣扬唯心主义世界观、虚幻的人生观和反动的价值观。例如,某气功派别宣称现在所有的“宗教都处于末法时代”,已经不管用了,需要气功来“代替”、“发展”宗教,而气功的将来也是“悲壮的”,将来气功大师们都会“看破红尘,纷纷遁入空门”。那么谁来挽救人类呢?唯有追随他这个门派的教主进行修炼,才能消灾了业,成仙得道。此类“末世论”在多种功法的理论中均有出现,虽然各自改头换面,仍然具有某些共同特点:首先宣扬世界末日,其具体时间距现时既不太近,也决不太远。因为太近则没有修炼时间,且容易被戳破;太远,如果超过了现在中老年人的寿命期限,则无法使人恐惧,无恐惧则不容易接受控制。相反,如果这个末日在不远不近的将来出现,那些恐惧的受众,就会很情愿地捧出一个救世主,或者期盼一个救世主,来拯救他们。这个“教世主”无一例外便是功法组织的首脑,也就是功法的创编人。

(二)反映在气功功法中的愚昧迷信现象

1、剽窃、割取传统功法片断,拼凑出新功法,其实毫无薪意。有些“气功师”,既不懂科学,又不懂功理功法,只是跟一些人习练过几种套路,于是就东抄西凑,创建自己的“派别”。却不提自己对其他功法的继承,而只说自己的独创,胡诌自己的所谓功理功法。于是,功理互相抄袭,功法互相雷同;派别林立,互相贬低。为了争取更多的练功群众,功理越来越悬,功效越说越奇,出偏越来越多。如有的功法宣扬其“特医治疗”是采用光导信息传递最高能量,综合调理人体内能的独特疗法。但是认真研究其功法,发现是由传统的自我保健按摩方法拼凑而成,只不过增加了许多十分荒谬的说教。

2、利用“特异能力”抬高自己。在某气功师的著作中说到:“有人听了我的讲课以后出现了特异功能。譬如搬运术。我在辽宁讲过以后,就有人能在空中搬自行车、搬大彩电……竟然有一百多个小孩和中年人出现了搬运功能。”该气功师宣传这些未经证实的奇特现象,向修炼者展示了令人心动的诱饵,就是想利用人的欲望引诱其拜倒在他的脚下。这种手法在多种气功组织的宣传册、教科书中屡见不鲜。

3、利用心理暗示方法潜移默化地控制信徒。有的气功师表演招魂术,敲桌子打板凳,一边引诱,一边威吓,诱使某些人走到他的面前并依照他的心理暗示做出动作,以证明灵魂的存在并可被他招引。

(三)反映在气功组织社会活动中的愚昧迷信现象

1、修炼动机不以健身和祛病为目的,而以灵魂超脱为目的。他们说,人有灵魂和肉体,人的灵魂是来自遥远宇宙深处的生命种子,几经堕落才成为地球上的人,继续堕落还可能成为畜生。人必须认真修炼,灵魂才有可能得以解脱,才有可能逐渐回到原来那个幸福的宇宙深处,享受没有人间烦恼的幸福生活。

2、气功组织沦为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用以敛财或达到某些政治目的的工具。如某气功组织首领宣称自己“不谋帝位,可为帝师”,“是中国的霍梅尼”。又有人在传播过程中着意神化首脑,搞个人崇拜。有的气功派别把所谓功法的创编人、派别的发起人神化,进而神秘化。好像是活的教主,高深莫测;对其只能顶礼膜拜,惟命是从,毫无探讨真理、教学相长的气氛。在这样的气功派别里,没有社会、没有其他功法、没有科学。有的“气功师”诡称宇宙之中存在高级智能,此高级智能非常关心人类的健康,并委派他来拯救那些罹患各种疾病的人们,而他是唯一可以与此高级智能取得联系的人。他要求人们不要相信宗教、神、仙、鬼、怪,而只相信他。实际上,他是要人们抛弃旧有的迷信,而只能建立起对他的迷信。有的气功派别的修炼方法就是在教主的画像前冥想,想象教主的形象。对教主的迷信,实在是到了可怕的地步。

3、在组织形式上搞垂直领导,帮会化、黑社会化。有的气功派别,用师徒方式组织教功、传功等一切活动。师徒之间是单线联系,拜师要磕头,以一种会道门的宗法组织形式,建立一种放射形的全国组织。学功要交学费,聚敛的钱财要逐级按比例上缴。越到上层聚敛的钱财越多,购买院落、雇佣保镖(美其名日“护法”),俨然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以至于这些头头犯法之后,逃到国外还可以购买多处房产,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最典型的法轮功有一套自上而下严密的组织管理系统。李洪志亲自掌握、控制、操纵法轮大法研究会,下设的辅导总站、辅导站和练功点环环紧扣。秘密串联,非法结社,有信仰、有首领、有行动,形成了由北京到许多地方的一套严密的组织体系,甚至打入一些党政要害部门。

4、采用非正常运作方式疯狂扩张自己的组织。某些“气功大师”文化水平不高甚至没有文化,但深谙发财之道的关键环节——舆论宣传的重要性,便留心寻找文坛的财迷为其捏造履历、歌功颂德,雇请“枪手”为其著书立说、鸣锣开道。有的文人为巨大物质利益所驱使,与其一拍即合,举凡语无边际、虚假浮夸、拔高吹捧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某文人在其“著作”中把气功骗子说成是神;有的作者,公开宣传什么大气功师出山,把某气功师美化成救世主,同时极力神化自己,以至于后来干脆自创功法,自称大佛。“气功大师”出山后,开始频繁举办“带功报告”,大量出版图书、制作音像磁带、售卖所谓信息物等,不断扩大影响,聚敛钱财,名利双收。除了以上手段之外,一些气功组织还要求习练者以“传销”的方式拉拢信徒,把这说成修德、“长功”的法门。通过以上方式,气功组织以超常速度膨胀,往往在短时期内形成很大规模,影响社会的安定。

5、公开抵制、反对科学研究。有的气功派别,明确要求其练功人员不得与科研人员接触、联系、合作,更不能搞科研活动;有的人从来不从事气功的实践,却极力反对、诋毁任何形式的气功和气功科研活动;另外,有的气功师以感想代替科学,以变换自己的意念为方法,以感觉为结果,就认为是在搞科学研究。这种行为,主观上虽然想搞科学,但客观上造成了对科学研究的亵渎,也是愚昧的表现。

6、气功师群体充满腐朽的江湖习气。气功组织活动中存在的愚昧迷信现象,往往是其组织首脑个性或利益集团意志的表现。有些气功师在与人交往时,充满着腐朽的江湖气,或者无原则的互相吹捧,或者互相贬低、互不理睬、摆架子、互相拆台、互相攻击。他们称帮论派、惟我独尊。如果一个会议有了他们参加,常常变成“骡马大会”没有切磋学习的诚意,只有趾高气扬的喧嚣,俨然是一批“神仙”,庸俗之至。

总之,各色各样的愚昧迷信现象,不胜枚举。

二、气功活动中愚昧迷信现象的根源剖析

总体来说,气功活动中愚昧迷信现象来源于认识根源和社会根源。

 

(一)认识根源

1、认识模糊,分不清楚主观感觉和客观变化的界限。有的人把练气功过程中由于身体的晃动而带来的周围物体晃动的感觉,竟认为是由于他的气功而造成周围物体移动。有的人把气功过程中主观感觉认为是客观存在。他们感觉头脑中有亮,就认为外界有了光;他们感觉头脑中有了某种形象,就真的以为外界存在这些物体,结合社会旧有的各种迷信传说,就真的以为有神、鬼、妖魔。也就是通常人们说的,把幻觉当事实。其实在练气功过程中,到了一定的阶段,头脑中产生各种模糊的、清晰的形象是常有的现象。有些人把身体的各种全身或局部疾病所带来的种种不适,看成是精灵、妖魔、鬼怪的附体。把生活中的某些不严格观察,某种不严格操作所产生的“怪异现象”、“自己不懂或难以理解的现象”轻易地归结为灵魂的存在,神鬼的存在。有的气功师正是利用这些现象引导他的学员。他要求学员看着他的像或者想着他的像练功,到了一定的程度,这种形象就会变得越来越清晰、明确,甚至可以出现比梦境更清楚的各种复杂的变化,于是学员就以为见到了所谓师傅的“元神”,见到了“菩萨”、“仙人”等,其实都是学员自己的生理变化。这种变化,用经常意想亲人形象的办法,也能诱导出来。正常人在梦中,也可以产生各种复杂的形象和情节;在某些兴奋剂药物的作用下也可以产生各种幻觉;在某些特殊的病理检查中、生理实验中也可以产生各种形象和声音的感觉;在某些疾病或外伤的情况下,可以造成某些感觉能力的丧失。总之,所有这些都是人类大脑的存在和功能所决定的。虽然对于人类的大脑功能,尚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奥秘,但也决不是几百年前毫无所知的状况。在高级神经活动生理学领域已经得到非常丰富的科学知识。当然这些知识对于外行人可能比较陌生,所以也会出现少数博士、硕士受骗的情形。

2、对科学和猜测认识不清。现代的自然科学多数是以实验为基础的,有些领域难于做实验,也必须以客观观察到的事物及其运动规律为基础。即使是心理学,也早已超越了主观体验的研究阶段。可是我们有些人,看到一些气功效果的事实,再看一些中国古代的诸子百家典籍,于是对气功的各种复杂现象的“机理”进行大胆的推测。虽然他们自己说得头头是道,然而和真正的现代科学毫不相干。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些经典都是产生于现代科学之前,属于自然哲学,既有朴素的特点,又有大量猜测的成分,不严格不准确就不可避免,也就不可能成为气功的科学基础。然而进行这种猜测的人,往往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建立了气功的科学大厦。由于他们把猜测当科学,肯定不可能清楚的认识自己所给出的概念的内涵与外延的界限,所以有时会给出一些荒唐的推测。这些人能说能写,但是看了他的书后,人们毫无所获。  

(二)社会根源

    两千多年的封建意识和行为方式,依然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对人们产生影响。少数人自己具有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暗受民间秘密教门的影响,仿秘密教门的制度方法,建立起等级森严的黑社会化团体。有些人对这种现象就失去警觉,更不会去反对。其次是崇信巫术。迷信和愚昧仍然广泛的存在于一般群众之中。人们对于“超自然力”的畏惧自古有之,又由于科学文化素质低下,真伪不辨,结果被某些所谓“气功大师”所利用。“气功大师”所使用过的物品,或经“气功大师”发功后的“信息物”,常常被渲染为具有某些不可思议的功能。另外,市场化的经济活动,使气功也被商业化,成为某些人赚钱的工具。荒唐的论调被说成了真理,使气功功法变成了那些“气功师”敛财的法宝。这些行为最终损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也几乎毁掉了气功的形象。

 三、愚昧迷信的社会危害

(一)  麻醉民众的心灵

气功活动中多数愚昧迷信思想,常常以一定的良好效果掩盖其虚假性。它们总是把自己捆绑在各种各样的气功效果上,让人欲吐不出,欲吞不能,思想混乱。有些人就以虚幻的想象作为自己的修炼目标,其行为和思想逐渐被引向偏执、神经质,最后变成精神病,给社会造成很大的负担。这些愚昧迷信思想常常把个人与“气功师"的关系异化为个人与神灵或偶像的关系,成为一种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

(二)  阻碍科学的发展

气功活动中,发现很多的现象,甚至是很奇异的现象,有极高的科学价值,非常值得研究。例如,气功是通过何种神经体液调节途径调节人体的内环境?气功和一般的体育锻炼有什么本质差别,各自的特点是什么?气功功能如何发展,不同功能水平的特征标志是什么?气功状态下人体内部的调控特点和模型是什么,能否仿生并用于医疗和保健?大脑的高级活动,也就是意识和思维在气功中的作用如何观察和测定,它的生理、物理基础是什么?等等,不胜枚举,都是非常有意义的科学课题。有些问题,实际上可以处于现代科学的前沿,具有生长点意义。但是各种愚昧迷信思想的存在,客观上成为阻碍科学研究的原因之一。

(三)  破坏社会的安定

     特别当某些气功组织发展成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体之后,心目中再没有国家和社会,而只有他们的小团体小帮派的利益。他们用各种不合法的手段,扩大组织,聚敛钱财,有时还会寻衅滋事,破坏社会的安定。

四、消除愚昧迷信,继承和发扬气功的优秀传统

在长期的气功活动中,形成了许多有利于人们身心健康的优秀传统,必须继承和发扬。而对于逐渐搀杂进来的愚昧迷信现象,应该逐渐消除。其中,对于广大群众中个别存在的不科学思想,是一个学习、教育和在科学发展过程中逐步解决的问题。但是对于影响社会稳定,甚至是破坏社会主义经济、文明建设的气功组织的愚昧迷信现象和活动,则必须采取法律和行政的手段及时加以制止。我们要发扬科学精神,用现代科学的成果和方法,总结多年来气功科学研究的成果,用符合科学的气功理论来统一思想,这是解决认识问题的最重要的方法。我们相信,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瑰宝的气功一定会在新的时期绽放更加夺目的光彩。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