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推荐
阅读次数:1080 
李洪志亲信去向成谜
 

策划:徐虎 制作:凯风网浙江频道 作者:柳随风

导语

近年来,不断有李洪志的狂热追随者神秘“失联”,他们或为李洪志的左膀右臂,或曾在法轮功媒体高频率出镜,或积极组织参加法轮功的闹事活动,或被推崇为“法轮科学家”、“大法捍卫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突然从法轮功媒体的报道中消失。他们去哪儿了?带着这个疑问,凯风网进行了深入调查。

1“弘法路”太坎坷,一些人倒下了

漫漫“弘法”路,法轮功弟子走得并不轻松,很多人在这途中永远地倒下。

“师父”亲自“消业祛病”过的身体扛不住病魔肆虐

有病吃药,治病去医院,这是老幼皆知的生活常识。可法轮功教主李洪志却语出惊人,“修练法轮大法就能治病,修炼不许吃药”。那怎么办呢?“师父可以给你消业祛病”!这番谬论被其信徒奉为“至上法宝”,时刻不敢违背,结果……

“主佛”妹夫李继光黯然殒落

李继光1964年出生,是吉林大学的毕业生,出国前曾在北京航空航天部第一研究院工作。2000年,李继光和唐忠等在美国创办法轮功一重要媒体并担任副总裁。由于精明能干,李继光很快得到李洪志的器重,并在其撮合下与“佛妹”李君结婚。2012年,李继光因肾衰竭而死亡。他的死引起“同修”们的极度困惑:“他为大法的付出可算是有目共睹,更何况他还是师父的妹夫啊,怎么如今连命都保不住?”

 “医学博士”封莉莉与世长辞

封莉莉于1952年出生,毕业于江西医学院,到美国后一家三口加入法轮功。因为专业的缘故,封莉莉格外受到“器重”,法轮功为她编织了无数的“桂冠”,如“医学博士”、“免疫学教授”、“著名生物科学家”等。封莉莉也“不负重托”,一直千方百计炮制“法轮大法修炼效果的生物医学报告”。但就在她四处大谈“修炼效果”的时候,癌细胞悄悄地侵蚀了她的身体,于20066月夺走了她的性命。

“法轮科学家”刘静航因病而死

刘静航19417月出生,大学文化。这位高级知识分子不但自己自己修炼“精进”,当上了北京海淀区学院路法轮功分站站长,还带动丈夫李宝庆、女儿李幽燕也先后习练法轮功。但“全家修炼”并未让她受益分毫,于20134月在英国因病死亡。

  “千金散尽”的李大勇暴亡他乡

李大勇1964年出生,长期担任法轮功下属一重要组织的负责人,为了“大法”事业连买房子的钱都搭了进去。出于对李洪志“神通”的信任,他在生病期间即使恶心、呕吐、皮肤和粘膜出血也不为所动,坚持以“修炼”“消业”,最后于20143月因急性肝坏死病亡。更不幸的是,妻子刘鸣鸣在他死后贫困潦倒,“蜗居在狭小的出租屋内,整日以泪洗面,后悔不已”。

“一路赞歌唱不休”的兰多“挽歌”响起

兰多·艾芙娜是法轮功“西人弟子”,他创办网站不遗余力地为宣扬法轮功摇旗助威,曾替法轮功创作和演奏10余首歌曲。尽管他拥有中医执照资格多年,却受到李洪志“炼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炼功能治病”言论的桎梏,身患严重的慢性病不肯就医就药,于201410月因突发心脏病在家去世。

病死的亲信弟子当然远不止此,还有大名鼎鼎的美国新唐人电视台李国栋、台湾天国乐团黄春梅、龙泉寺义工谢春宜、香港骨干孙浚、德国骨干朱根妹、日本大纪元记者佐藤贡……

还有一大批人员,他们虽然没有被病魔夺去性命,却都重病卧床,已无法正常生活。如法国的陈满江以及香港的陈永光、何丽霞、黄洁仪、吴智敏等,如今都在痛楚和悔恨交加中度日如年,带着种种不甘无奈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全天候、全领域”的“法身保护”阻止不了意外发生

“法身保护”被法轮功人员视为一道“免死金牌”。因为李洪志反复地说,“我有无数的法身,具备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现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而且这“法身保护”还“神奇”之至,它可以不受任何空间限制,“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里,我都能保护你。”有这么大一“靠山”给撑着,弟子们自然干啥事都毫无忌惮了。但事与愿违,意外与大法弟子们并不“绝缘”,发生的频率还丝毫不下于“常人”。而其中发生得最多的就是车祸,罹难的弟子绝非少数,令人不禁生出“法轮”不敌“车轮”的感慨。

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死于车祸。金正浩是李洪志亲自任命的“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201211月车祸死亡。

在泰中国法轮功骨干张孟业死于车祸。张孟业是泰国“VIP小组”中国学员负责人及联系人,20069月车祸死亡。

韩国法轮功骨干全判烈死于车祸。全判烈系韩法轮功元老级人物,资助过韩“法轮功”大量金钱。200712月车祸死亡。期间,李洪志曾装模作样地“发正念”为其“疗伤”,但仍未能挽回其生命。

“大法捍卫者”马克·曼斯死于车祸。曼斯先生积极参与法轮功的所谓“人权”问题讨论,朋友称其是 “法轮大法”的“捍卫者”,20141月车祸死亡。

死于其它意外的亲信弟子,也有不少。

北美法轮功骨干柳济南是在法轮功建筑工地摔死的。200953日,柳济南在美国新泽西州希望山法轮功基地建设工地工作时,从16英尺的地方摔下来摔死。也就是不到5米的高度,竟然就让一个50岁刚刚出头的壮汉给摔死了,让人再一次质疑“法身”的存在。

美国麻州波士顿地区资深骨干谭淑君是在“法会”上猝死的。谭淑君由于长期超负荷地为“大法”奔走,身体严重透支,2005723日在参加“2005年华盛顿特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时中风猝死。无独有偶,20064月纽约法会期间也发生两名学员猝死事件。据“同修”事后反映,这两人是因为在8小时之外参加法轮功的各种“弘法”活动及会务的组织工作,每天睡眠时间不足3个小时,完全就是被活生生累死的。而凡在这种时候,那应该就在眼皮子底下的“法身”,一如既往地不见踪影。

不管是疾病还是意外,在解开李洪志亲信去向之谜的同时,也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夜以继日的“弘法”路上,迎来的不是“圆满”,而是“死神”!

2“修炼圈”太混乱,一些人出局了

李洪志把法轮功美化为“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可这个“听起来很美”的“修炼圈”,却每天上演“龙争虎斗”,特别是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各方势力,为了利益更是争得头破血流。

李洪志在组织内曾有“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但随着其他家族的崛起,权力在一定程度上被架空。叶浩家族将佛学会系统人员牢牢控制,还以金钱和“封官”手段拉拢各国法轮功组织的高层人物为其羽翼。张尔平家族(即陈汝棠家族)拼命捞钱,美国民主基金会的资助资金几乎有一半落他口袋里去了。郭军家族(即郭秀家族)基本上掌握了法轮功的常人媒体,实力之强横连李洪志、叶浩等人也轻易动不了。

争来斗去,赢的一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败下阵来的更是心灰意冷地出局离场,导致人心动荡,场面混乱不堪。

叶浩夫妇流落街头。今年,一网友在美国偶遇并拍摄了苍老、驼背的叶浩、蒋雪梅夫妇在美国街头打坐修炼的图片。曾经干练利索的叶浩和蒋雪梅,老态龙钟,佝背弯腰,瘦骨嶙峋,犹如丐帮弟子,原来美好的形象荡然无存,不禁让人顿生怜悯之心!

   庞钟、李琮被免职。美国法轮功总部按李洪志的指示,全面调查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台湾地区的法轮功人员。2012 年下半年辞退了有性侵丑闻新唐人新闻总监庞钟,因为庞钟原来在大陆某知名媒体工作,李洪志对他一直不信任。2013 年上半年免去李琮新唐人总裁的职务,表面理由是李琮不听指挥,实际上李琮系中共卧底传言不断,曾在美遇不明人员袭击,被诬蔑为大陆所为,但李洪志怀疑这只是李琮的苦肉计。

Doris Liu、李建中等大批人员离职。在“大清洗”之下,很多人员内心充满了委屈,更担心无故受牵连,于是出现“离职潮”:新唐人电视台加拿大分台首席主编Doris Liu、新唐人电视台首席技术官李建中、新唐人电视台制片人兼培训师Erik Meltzer、神韵艺术团小提琴手领队Kevin Yang先后离职。

王彤文、徐小明等被除去“轮籍”。在纽约媒体报道王彤文以法轮功练习者的身份连续两年向美国相关部门申报特许学校失败后,201337日,法轮功网站突然刊登《通告》称:“王彤文和徐小明是经常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在社会上破坏法轮功声誉的人,她们二人均不是法轮功学员。”其实,王彤文在组织内一向表现积极,贡献突出,还曾与封莉莉共同参与撰写宣传法轮功神奇功效的“科研论文”,法轮功之前也从未质疑过她的身份。因此,很多人都认为法轮功是在落井下石。

事实上,很多亲信都因为直言不讳挑战李洪志的“权威”,或参与了“派系”斗争,如刘郑、“奇人甲”、“某某的先知”,先后被贬为“特务”、“异端”,从而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3“法轮梦”太虚幻,一些人醒悟了

二十余年的“法轮梦”,“成就”了弟子们噩运的同时,也“成就”了李洪志的大富大贵。据有关消息披露,其家族在美国的房产就多达11处。

在此期间,一大批“铁杆”信徒,包括李洪志早期的合作者,纷纷醒悟,回到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李昌:“我们被李洪志蒙蔽了!

李昌整理出版了李洪志的第一本“法轮功”书籍,亲自操办了李洪志在海外各辅导站的组建及大法研究会的注册,更是“法轮大法研究会”在中国境内的直接负责人。这个李洪志曾经的亲信、法轮功组织的骨干,曾为李洪志尽忠效力几近痴狂的人,曾想把余生都贡献给法轮功的人,在看清法轮功带来的严重危害后,悔恨地说“我们被李洪志蒙蔽了”,“我得承担责任!”

姚洁:“这些事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

姚洁曾为李洪志管过帐,她说:“李洪志敛财还有个特点,一段时间用一些人。例如:早期用汤学华、刘桂荣、王治文、米瑞仙等;中期用纪烈武、我、李小妹等;这些人在钱的问题上都不联系,所以也发现不了他的这些行为”。“这些事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不仅仅是帮助他(李洪志)聚敛钱财,也是帮助他宣扬迷信邪说,还逃避了国家税收”。仅1996年一年,由纪烈武、姚洁经手往李洪志海外银行帐户上转移的现款就达660余万元。

于长新:“李洪志是一个伪君子”

原法轮功组织核心骨干于长新与李洪志“单独接触就有20多次,谈过话的。我感觉这个人,一直到现在来看,他是一个伪君子”。“在捞钱这方—面。他也是多次讲过,他起草那个《辅导站规定》里头,也明文写过,练功人不能够动钱、动物。可是他自己呢,在这方面就是有钱就捞。”

纪烈武:“‘苏家屯’谎言不可思议”

纪烈武曾是李洪志的得力干将,听人讲过所谓的辽宁沈阳苏家屯有个“集中营”,什么法轮功学员在这器官被活体移植,他笑了,“不可思议!”面对李洪志、法轮功在海外所扬言的,法轮功大量学员在大陆遭到迫害、虐待、活体器官移植及至死的谣言,纪烈武说,“根本这种情况都是不存在的!”

赵杰民、宋炳辰、刘凤才:“对揭发材料中一切事实,负法律责任”

赵杰民、宋炳辰、刘凤才均为李洪志早期合作者,对法轮功最熟悉。早在1994年,他们便发现了李的野心和法轮功的危害,征集百余群众联名签署多封举报信(名为《揭发江湖骗子李洪志书面材料》),先后呈送中国科协、民政部、中央电视台、中国气功研究会等部门。信中列举大量事实和个案,揭露了李盗拼“功法”,臆造“法轮”,合成“佛画”,雇人编书,谎称“四大功能”;聚敛钱财,偷税漏税;贻害练功者等问题。他们大胆声明,“对揭发材料中一切事实,负法律责任”。

对于这些“叛徒”,李洪志一想到就咬牙切齿、寝食难安,又怎么可能允许他们的消息再出现呢?

4结语

  神秘“失联”的亲信弟子去向其实并不神秘,他们有的令人痛心和惋惜,有的令人欣慰和自豪。而通过参与此次特殊的“寻踪”,相信可以让众多法轮功痴迷者看清自己未来的命运,从而懂得当下的取舍。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