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真情互动 >> 关爱心声
阅读次数:1251 
没必要因MERS嘲笑韩国人
导语   MERS,即“中东呼吸综合征”,这种新型传染病由于一位韩国人在入境广东时被确诊患病,引发国内普遍关注。同时,许多国内网友也因为微妙的民族对立情绪,而对韩国方面控制疫情的不力感到愤怒,或者感觉韩方轻视疫情可笑。这两种心态都有些偏颇,更多地还是反映出中国人对MERS疫情认识的不足。 01 MERS是什么,有多可怕? MERS与SARS有相似之处,截至目前的死亡率比SARS要高,但传染性远不如 MERS,中文全称中东呼吸综合征,是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呼吸系统传染病,与当年同样由冠状病毒引发的SARS(非典)疫情有相似之处。MERS病毒起源于中东,科学家对这种病毒还没有很充分的研究,有些人认为病毒来源于蝙蝠,有人认为来源于骆驼。目前超过97%的病例发生在中东,20多个国家有病例报告,均和中东有流行病学关联,中东以外地区尚未发现原发感染病例。 MERS引发人们担忧的是其惊人的死亡率,根据世卫公布的数字,截至2015年5月31日,通过实验室检测,全球共有1150例感染MERS确诊病例,其中包括至少427例与MERS相关的死亡病例。单纯从数字来看死亡率接近40%,韩国江南三星医院感染内科的李才甲教授指出“MERS的死亡率比SARS高4.3倍”。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是截至目前的死亡率,随着对病毒认识的加深和诊疗手段的进步,以及二次感染者的死亡率显著低下,李才甲教授预测“最终死亡率将会持续降低”。事实上,当初SARS肆虐时在高峰期致死率也超过了20%,后来显著降低到10%以下。而韩国目前确诊了30例MERS病例,目前只有2人死亡。所以在致死性方面,MERS确实很强,但也不必太过担心。 MERS疫情比起SARS疫情较为让人安心的一点是,传染性远不如SARS,虽然对具体的传播方式还没有确切的说法,但目前对MERS的认识是“无证据表明该病毒具有持续人传人的能力”。据世卫报告显示,在几个中东案例中,发生过第3轮感染(第3轮感染即指人与人之间二次传播,第4轮指第三次传播),但没有扩散到社区。也就是说,会出现第3轮和第4轮传染,但仅限于医院这一特殊场所。医院里经常出现通过支气管镜、肾脏透析及痰检等方式向外露出细菌的情况。此外,还可以通过医疗人员的白大褂、听诊器及移动医疗设备等方式传播细菌。由此,迄今为止成为问题的第3轮感染或集体感染集中在中东地区医院里发生。韩国发生的第3轮感染,也发生在医院里。 MERS在家人之间的传播可能性相对较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报告的中东地区病例资料,26名MERS患者与280名家人不在医院而在个人住宅生活,结果家人中只有12名感染MERS,传染率仅为4%。同坐飞机的传染率也较低。据报告,有8件MERS患者坐飞机从中东到英国、意大利、马来西亚等国的案例,在此过程中飞机乘客感染MERS的病例没有出现。 对于MERS病毒,最新还有个“超级感染者”的说法,一般来说单个感染者能传播给0.6~0.8个人,但个别感染者能传染给多个人。韩国确诊的第一例MERS患者,就是个“超级感染者”,截至6月1日,其传染的MERS患者就多达17名,同一医院感染人数多达15名。这到底是否特例还没有权威说法,但可能性之一是医院采取的诊治手段造成(如使用了呼吸机让病毒污染了空气),后续如何还有待研究。但总的来说MERS传染能力是远低于SARS的。 目前在中国仅有一例韩国人确诊,尚无须恐慌 在中国,唯一的MERS确诊案例就是通过香港在广东入境的那个韩国人,相关接触者有的已经被隔离起来,接触者暂无人不适。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国内还有人感染病毒,因此目前无须感到恐慌。 02 如何看待“一名韩国人来华后被确诊MERS”? 这名韩国人明知可能患病却还入境,甚至隐瞒病情,确实应该指责 这位入境后被确诊的韩国金某,其父亲在5月20日被确诊为韩国第三例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金某本人在探视过其父亲后也出现过发热症状,因此金某应该是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感染病毒了的,而且据香港有关部门声称,金某在香港机场时,卫生检疫人员发现他有发烧、咳嗽症状,曾询问他是否曾接触MERS患者,是否到过中东地区,但金某蓄意隐瞒予以全盘否认。这种行为当然是应该指责的,许多国人对此表示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对这种过错的指责没有必要扩大 但有些国人将此事扩大,指责此人“蓄意来中国传播MERS病毒”或“韩国政府纵容病毒携带者出国传播病毒”,就非常不妥了。事实上,得知金某出境来华后,韩国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中国,有效阻碍了金某在中国接触更多人群。金某本人来华的目的也只是出公差。对于这种个人行为,韩国政府也没有理由代替他向中国道歉。但韩国政府已经在考虑对金某开出罚单。 事实上,韩国媒体已经在反思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除去金某不负责任的行为之外,韩国首位MERS确诊患者也隐瞒了从MERS疫情猖獗的沙特阿拉伯回来的事实。对此韩国媒体已经有了反思,朝鲜日报认为,"MERS事态发展成这样,首要责任当然在于一贯采取疏忽态度的政府当局。但是在传染病扩散这么严重的事态面前,依然不负责任行动的个人责任也不轻。”“政府能力固然有问题,但我们的市民意识看上去也无法有效地应对这些传染病。在地铁、公交车甚至窄小的电梯里,随处可见不捂住嘴巴就咳嗽或打喷嚏的人。”“通过这次事态,希望每个人都能认识到,蔓延到全社会的不负责意识只能带来使个人变得更加危险的结果。” 03 嘲讽“韩国人应对MERS不力”的心态不可取 一些“韩国人应付MERS不力”的说法并不属实 除去对韩国人的指责外,另一种中文网络上普遍的国人心态是嘲讽“韩国人应对MERS不力”。一个典型例子是嘲讽韩国政府“感染不到300万不算疫情”。因为此前一个新闻称,“随着传染速度的加快,韩国市民们越发感到不安。但在这种情况之下,韩国政府对MERS的重视程度依然不高”,“韩国官员称在国家灾难评定中,依然处于‘注意’阶段,而不是‘严重’”,“安全处负责人表示,甲型H1N1流感也是在全国扩散后,患者数达到300万名时才启动了‘中央对策本部’。” 据此,很多国人嘲笑韩国政府“智商感人”,“居然认为感染不到300万不算疫情,也不想想自己一共才5000万人口。” 然而实际上这是很严重的误解,韩国官员提到300万人才算严重指的是甲流,甲流的致死率是万分之七,远远低于MERS,韩国政府当然不可能认为要300万人感染MERS才算事态严重。这种误解的发生与先入为主的嘲讽心态有关,当然是不恰当的。 另一个引发普遍嘲讽心态的是昨天的一条微博消息,“韩国京畿道85所学校中约1413名学生出现高热、感冒、咳嗽等症状,教育厅有关人员表示‘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结果,为了防止更为严重的扩散,已经启动相关应急措施’”,结合昨天另一则新闻,“韩国教育部长黄祐吕当日宣布,为预防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传播,韩国209所学校当天停课。”中文网络上许多人据此认为,“韩国疑似一千多人被感染MERS”,因此又引发了一场批判。 然而,虽然这则消息是有韩国的消息源,但韩国几家大媒体均没有这一说法,也未有权威英文媒体对此有报道,国内报道的源头都指向这条微博,日本也只有雅虎日本等民族主义情绪浓厚的网站在炒作这一消息,也有居住在韩国的中国人表示这个说法是谣言,综合来看不宜过度采信。而且即便85所学校有1400余学生有发热现象,也可能是普通流感造成的,跟MERS的流行病学特征完全不相符,因此没有必要对这条消息感到过分担心,更没有必要基于这种消息就指责韩国政府或嘲笑韩国人。 有必要说明的说,澄清部分说法并不表示韩国政府在应对MERS时采取的措施就是恰当的。事实上韩国大报《中央日报》昨日的社论就认为,“政府整体无能导致MERS非常事态”,认为韩国政府应对疫情反应不够快,未能回应国民的担忧,应该采取更多措施。不管这种指责是否也有些偏颇,但至少是技术层面上的讨论。而中国人需要做的,也应该是从中吸取教训,抱着嘲笑和看戏的心态,则非常不妥。 “嘲讽心态”和“过分要求”部分源于民族情绪,部分源于对MERS的不了解和过分恐慌 除了嘲讽心态外,一些人还认为韩国政府应对MERS疫情非常不负责,要求韩国政府限制韩国人出境、封锁边境等等。这种属于“过分要求”,“嘲讽心态”和“过分要求”部分源于民族情绪,部分源于对MERS的不了解和过分恐慌。 实际上这种措施是没有必要的,MERS还没到需要这么做的程度,世卫组织发言人林德梅尔日前针对韩国的情况明确声称,“没有必要采取限制旅行或封锁边境等措施。”,问到原因时,林德梅尔称,“MERS与极具传播力的SARS(非典)不同,只要MERS患者被隔离并接受治疗,就没有必要采取广泛限制人口流动的措施。”“韩国的MERS传播情况与中东大同小异。虽然有两名被二次感染患者传染,但数量不多,不必过分担忧。” 04 结语 十多年前的“非典”疫情,让很多国人面对类似的MERS成了惊弓之鸟,但没有必要因此心态失衡,夹杂民族情绪指责、嘲笑韩国人。以科学心态正视MERS疫情,才是当务之急。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