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宗教知识 >> 精彩推荐
阅读次数:1030 
“主佛”怎堪回首母亲咳血事
 

   文章来源:凯风网  

  近期,网友提供了一封1972103日李洪志母亲卢淑珍为李洪志调工作求人办事的信。这封信足足写了3页信纸,字迹工整,字里行间语言恳切,目的急切,希望热切,境况悲切。

  笔者看这封信,唏嘘不已,不知是为李洪志,还是为李洪志母亲卢淑珍。   

  卢淑珍在家中是个强势的人,家里大小事她说了算,却为了李洪志的的工作放下尊严,写信求人——  

  低三下四说尽好话。“人是有心的,虽然不讲私人情意,但你对我们的帮助是极大的,因为你是同情我们家中一切困难的,才给予了很大支持。这些我们是不会忘记的。在李洪志调转问题上,还得麻烦周主任帮忙到底吧!”

  暗示许诺给人好处。“我从思想上非常感激,等待小李回来决忘不了你(周主任)”“这些我们是不会忘记的”。信中多次说“不会忘记”,意表以后会登门道谢。

  大倒苦水悲情啼血。“家中又有特殊困难”,“我有严重的心脏病,多种病状”,“为了小李调转证明办不下来,我急得现在咳血特别厉害”,“眼看天冷了,哪点不需要钱呢,为了这事,我跑马场多次,外面欠了许多债,时至如今,尚未头绪,我怎能不着急呢”,“如果我家里再分有人,我能克服就克服了,可是家里实情摆在这,实在需要人”……

  笔者忽然记起去年(2014年)36日,凯风网曾曝光了一封卢淑珍为李洪志调工作求人办事的信。我在网上查到了这封信。据该信落款知道,这封信是1972930日所写,是103日信件的“前身”。 两封信,时隔仅几天,为的是同一件事——希望获得李洪志在军马场工作过的劳动证明。可见,李洪志母亲为了李洪志工作的事日思夜想。

  笔者继续在网上查找,又发现一张李洪志的《“以工代干”人员转干审批表》。从表中“参加工作后的主要经历”一栏中,李洪志赫然写着“1970.41972.12,解放军八一军马场宣传队员”“1972.121982.4,在森林警察队文工团宣传队员”。

   由此可见,在母亲卢淑珍历经千辛万苦张罗,李洪志终于成功调入位于长春的森林警察队文工团。

  悲情母亲帮李洪志调工作的背后

  到底什么原因,让卢淑珍急于把李洪志调到自己身边工作?几经梳理发现,经过原来是这样:

  不幸的婚姻。1951年秋天,李洪志父亲李丹与母亲芦淑珍结婚。195277日,生了长子李洪志,之后相继又生长女李君和次女李萍、次子李东辉。李丹是个“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李洪志妹夫孙森伦语)的人。而卢淑珍则是个“脾气不太好,她嗓门大,性格直爽”的“女强人形象”。1956年李洪志父母感情恶化并分居。1962年李洪志父母离婚。

  贫困的生活。李洪志父母离婚时,最大的儿子李洪志才10岁。母亲卢淑珍为了拉扯4个孩子,靠卖茶水养活全家,惨淡、拮据、清贫、艰苦的生活境况可想而知。李丹和卢淑珍离婚时,李丹把家里的一盆君子兰搬走了。为此,李洪志还率领兄妹们上门吵闹,搬回了那盆君子兰。如不是生活困苦,这又何苦呢?  

  不争气的儿子。卢淑珍因为自己的不幸,希望孩子们有出息。19704月,李洪志参军在解放军八一军马场参加工作了,当了一名吹号手。但李洪志没让母亲卢淑珍省心。军马场原文艺宣传队队长李春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李洪志当时吹小号水平一般。当时我们提倡一专多能,很多队员都有几种专长。可是他除了吹小号外,看不出有什么别的专长。”“李洪志不安心工作,自由散漫。1972年4月,军马场整顿文艺宣传队,将工作突出的队员安排当了教员和医生。由于他的工作表现实在太差,便没有给他分配工作。”看到儿子在军马场混的不咋样,卢淑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开始考虑帮李洪志调在长春找工作。帮李洪志找工作,先要找李洪志工作过三年的军马场出具劳动证明,证明李洪志是正式的国家工人,否则,李洪志就成了“黑户”。事实上,卢淑珍在信中把自己说得那么体弱,那么贫困,那么不堪,走的是悲情路线,目的就是让周主任同情,顺利办理李洪志的劳动证明。

  事实证明,“考虑事情周全”的卢淑珍,在走悲情路线后,帮李洪志办成了一些事。因为有了军马场的劳动证明,卢淑珍又马不停蹄找到了原吉林省森警支队(总队前身)业余文艺宣传队队长宫长富和指导员门奎恩,希望把李洪志安排到宣传队。当时,队里正缺个吹小号森警队见卢淑珍离异后独自一人拉扯着四个孩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于是在半是需要半是同情的情况下,接收了李洪志。李洪志又当上了小号手。

  不孝儿子不悯生母艰辛

  母亲的能干,让李洪志十分依赖。在军马场宣传队工作三年,应该说见了世面,有了社会经验,但一纸劳动证明不会自己办理,还要母亲来回奔波和多次咳血写信求情。如愿回到长春,李洪志也乐哉悠哉,任由母亲去森警队求亲落实工作。

  这一切对李洪志来说,也许得到的太容易了。到了宣传队后,李洪志对吹小号不那么感兴趣了。每次练习,他都满不在乎,更别说加班加点练了。据当年李洪志同事说,每次排练,数他出错多,正式演出也是差错不断,为此,李洪志没少挨批评。据李洪志在森警警队的领导赵新民回忆,李洪志是个朝三暮四的人,今天喜欢舞蹈,明天喜欢画画,后天又捣鼓木刻,像是兴趣广泛,实际上啥也不是。    

  1978年宣传队解散后,李洪志先后干过招待员和保卫员。在当招待所服务员期间,李洪志不屑于天天叠被子、擦地板,好长一段时间转不过这个弯子来。经常与女同事吵架,甚至顶撞、拳击住宿客人。为此,李洪志多年没加过工资。   

  李洪志越来越混不下去了,决计停薪留职,开始鼓捣什么气功。待业在家的李洪志,让母亲卢淑珍看着心烦,经常骂李洪志,说他不上进,不好好上班,一心只想练气功,靠气功赚钱。“卢淑珍为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而着急上火”(孙森伦语)。   

  那时,气功在国内已经非常热,想练气功的人非常多。即便这样,气功职业也没让李洪志时来运转,李洪志依然落魄。李洪志生性内向,不好意思喊人跟他练,只好暗地里一个人默默练功,期待引起别人的注意,主动来询问练功的事。久了,也有些跟他练功的人。不过好景不长,由于李洪志做的动作太过于简单,解释也不够清楚,没有一套理论体系,学员越来越少。李洪志变得更加自卑、内向,动不动跟家人发脾气。   

  这样的境况直到妹妹李萍嫁到泰国。李洪志举家随李萍来到了泰国。在泰国,李洪志也是游手好闲,经常参观寺庙。不过,李洪志从中突发奇想——把自己的气功基础与泰国的佛教知识结合起来。这算是“法轮功”的由来了。  

  “万能主佛”怎堪回首母亲咳血事?

  想当年,卢淑珍怀胎十月,由于是第一胎,临产时遇到难产,痛得卢淑珍呼天抢地。接产的潘玉芳女士只好为卢淑珍打催产素。李洪志长大后,母亲卢淑珍为儿子呕心沥血,奔波不断。李洪志失业后,不务正业,也不让卢淑珍省心。   

  可是,李洪志不但没记住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恩情,反而报以让人寒心的举动。   

  篡改生日让母亲蒙冤。孩子生日,也是母亲的痛日,哪个母亲不刻骨铭心。但李洪志为了“出山”,为炮制法轮功做准备,居然篡改生日,把原本195277日生日改为1951513日。而事实上,卢淑珍与李丹结婚是1951年的秋天。李洪志丝毫没有顾忌母亲感受,篡改生日,让母亲置身于非婚生子的绯闻当中于不顾。而篡改生日,仅仅是为了表明自己是释迦牟尼再世(传说513日是释迦牟尼生日)。   

  编造身世抹母亲恩情。李洪志兄妹相继出生后,父亲李丹不顾家,无所事事,都是母亲卢淑珍一手操持一家生活,送子女读书。就是离婚后,卢淑珍也一个人抚养4个孩子,没落下一个。但这些,在李洪志编写的“简历”里,没有只言片语,有的只是天花乱坠的描述。《李洪志个人简历》中说:“本人1951513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父母都是医生”“童年就开始由佛家全觉大师传授独传修炼法门”“8岁修炼圆满”“12岁时,道家师父八极真人找到我,传授道家功夫”“1992年又由道号真道子的师夫传授大道”“1974年又由佛家师夫传授修炼大法,直到出山”……李洪志简历中,母亲的恩亲无一记载,记载的都是凭空捏造的“师父恩情”。  

  “身怀绝技”任母亲操劳。李洪志自称:“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未来”。可是,母亲卢淑珍离婚时,李洪志已经十岁了,功夫应该更加了得,怎会对母亲离婚、操劳视而不见,或者坐视不管?尤其是,李洪志参加工作后,事事遇挫,不能自“理”,让母亲卢淑珍急的急火攻心,在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病的情况下,还为儿子李洪志来回奔波,并欠下许多债务,只好靠咳血写信求人办事。对此,李洪志怎么不施展自己的“功能”“绝技”,让母亲省心?是心里没有母亲,还是身上没有“功能”?

  扬言“去情”碎母亲心肠。在李洪志歪理邪说中,说的最多的是“去情”。因为弟子去掉“名利情”,才能不为世事纷扰牵绊,才能如醉如痴修炼大法。在“去情”论调里,李洪志说:“真正的父母在天上,生你元神的父母才是真正的父母”;“家人,谁是家人,跟大家一样,有的来做父母,有的来做弟子”;“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女儿,两眼一闭谁不认识谁”“家,哪是你的家?你的家在另外空间”……李洪志还忤逆不道地说:“这个宇宙的年龄我最大,连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都是我造的……”但凡李洪志有丁点良心,岂会说出这么多不认母亲的混帐话?这让母亲情何以堪,心里怎么想?

  现在,卢淑珍已经到暮年,虽然随儿子居住美国豪宅,但因李洪志涉嫌犯罪被通缉,落得个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回望故土,魂断他国,落叶难归根……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