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工作研讨会
阅读次数:1293 
对“法轮功”形成和发展过程的分析与思考
  “法轮功”发展到今天,并非偶然。我们回顾一下,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出现所谓“人体特异功能”—耳朵认字,到“气功热”,再到“法轮功”猖狂,都是片面夸大了人的意识的作用,浸透着唯心主义思想,孕育着“法轮功”的产生。 “法轮功”的形成及其特点 神灵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一种认识和观念,这种认识和观念随着社会的发展在不断变化。因为社会环境中出现的环境恶化、人口膨胀、社会分配不公等社会问题,导致神秘主义重新出现。一现实中,人们对生的渴望、死的恐惧,对超自然的“拥有无限生命力且无比美好”的“彼岸世界”的憧憬之情,不仅没有因社会的发展而淡化,反而以更加非理性的方式活跃着。生活质量改善与生存空间持续恶化的双重矛盾,促使人们寻求“彼岸世界”,这为新的造神者们寻找“天国世界”,提供了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 在目前技术革命、社会改革的全球性大潮中,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社会现实,以及无力改变这种不平等现实的无奈情绪,导致迷信“神”的人们千方百计化为“神”,再凌驾于欺压过自己的人头上或拼命寻求“神”的保护,而免于苦难降临在自己身上。分析一下这些人的举止,就会发现这些人追逐个人利益的心态。实际上,生活中根本就没有人会为无谓的死而死(精神失常者除外),反而有人想死后能升到所谓的“天堂”。虚幻的这种“天堂”,以无限的“法力”,诱惑人们不惜一切代价将自己辛苦挣得的钱财拱手相让,甚至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李洪志之流将社会上这种急于求成、浮躁妄动的人的心态,揣摩得极为透彻,打着“真、善、忍”的幌子,利用人们祛病强身、健康长寿的心理,不失时机地推出“法轮大法”。李洪志的行为方式顺应了人们的从众心理,即参加练功的人数越多,参加者社会层次越高,其功法就越“有效”。并由点到面,从培养“法轮功”骨干入手,向社会各阶层渗透,上至政府官员、老红军、老八路,下至平民百姓,不论是科学家、医学家,还是农民、文盲,都有上当受骗者。李洪志在传授“功法”的过程中,运用神术控制练功者的精神意志,宣称:“自己8岁时即受高人点化,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并将自己的生日改在佛祖诞辰,窃取佛教、道教的核心内容为己所用,大量运用科学术语,以科学为幌子骗取人们的信任,造成不同社会阶层、不同文化程度的人都能找到自己信奉的角度和理由,并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和立场恭维赞扬,对异议者以“护法”为由群起攻之。 从“法轮功”练习者在这里聚集,在那里围攻,直至出现万人围聚中南海和在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的自焚事件看,“法轮功”头目李洪志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幕后策划,八方串联,一个个密令,一道道经文,役使“法轮功”练习者犹如“魔法”加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据统计,到2001年1月31日,因痴迷李洪志歪理邪说,自杀和拒医拒药致死的已超过1600多人,有成千上万个家庭失去了和睦、幸福生活。如今,李洪志在诱骗“法轮功”痴迷者以自焚的方式求得“升天”和“圆满”的阴谋败露后,又完全沦为西方反华势力的一种工具,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恶意攻击。可见“法轮功”及其头目李洪志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真面目。 李洪志编造“消业说”、“上层次说”、“圆满说”等歪理邪说,编造《法轮大法》、《转法轮》之类的书籍,其内容是剿窃佛教、道教经书中的只言片语拼凑而成,只是打着“真、善、忍”的幌子,强迫教徒有病不吃药、不打针,以生命为代价来“消业”,否定生活,公开反对科学,长期对“法轮功”练习者洗脑,进行精神控制,最终导致在天安门广场的“法轮功”自焚事件,彻底暴露出“法轮功”邪教的反动本质。 “法轮功”的欺骗性与危害性 我国政府自1999年7月22日依法取缔“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反动本性更是昭然若揭,其妄图与社会和法律抗衡、与国家和人民为敌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然而,投靠美方反华势力的李洪志却贼心不死,一再散布“升天圆满”、“忍无可忍”、“制造流血”的妖言,蒙骗、煽动受其精神控制的“法轮功”顽固分子挺而走险,甚至不惜置“法轮功”痴迷者于死地,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法轮功”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危害性。 一是推理之伪。“法轮功”的所谓“法”是集封建迷信、个人神化、政治谣言和伪科学于一身的大杂烩。其一是假冒“科学”的名义,其二是它的内容是反科学的,其三是以欺骗为手段,即以伪科学的内容冠以科学的招牌来欺骗练功者。从近几年“法轮功”练习者走火入魔、投河自杀、自焚等事件看,“法轮功”不认真对待任何反例,典型特征就是漠视反例,论点与论据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从参与天安门自焚的“法轮功”痴迷者情况看,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走向圆满”,进入“天国世界”。“法轮功”痴迷者所说的“道路是金子铺成的,树也是金子的,一切都是金子的天堂”,这怎么可能呢?世上哪有什么金子铺的路通往“天堂”?然而,就是这种在一般人看来都是不可能存在的虚幻的“天国”,却有人痴迷不疑,不惜毁掉自己的生命去“追求”,其愚昧迷信的程度可谓登峰造极。可见“法轮功”误导人们“走向圆满”、步入“天堂”,是一个多么错误的推论。 二是打着气功的旗号。气功在我国自古有之,70年代末80年代初,名目繁多的气功在我国不断涌现,尤其适应了社会转型期中老年人在生理和心理方面的需要。从气功本身看,练气功讲究意念,讲究呼吸,要练气练功,精神投入,真正的气功确实具有祛病健身、强身健体的作用。但有一部分人把气功和特异功能混为一谈,认为练气功就能得到特异功能。这就给“法轮功”以可乘之机,为李洪志提供了一块制造歪理邪说的土壤。李洪志曾这样说:“修炼是可以出特异功能的。现在世界上有6种功能被公认了,还不止这些,我说真正的功能有上万种。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作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能看到宇宙各个空间的真正的理,看到宇宙的真相;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事情……气功就是干这个用的。”这简直是对气功的歪曲。从“法轮功”练习者情况看,“法轮功”既不讲究意念,又不讲究呼吸,既不练气,又不练功,只是攀腿打坐,只想“往高层次上带人”,这完全是打着气功的旗号,来推行一些反科学的邪说。 三是披着宗教的外衣。佛教和道教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着深远的影响,然而不少人对佛教、道教的知识知之不多,再加一般人对宗教和迷信又难以区分清楚,常常把迷信与宗教混为一谈,这给了“法轮功”以可乘之机。李洪志歪理邪说中的“业力回报”、“转世轮回”、“无数法身”、“法门度人”、“普渡众生”等都来自于佛教;“辟谷”、“偷气”、“采气”等等都来自道教。可见,“法轮功”和借用气功一样的手段,又借用了宗教的一些“护身符”,歪曲宗教,甚至贬低宗教。李洪志曾狂言,他的法力比释迦牟尼的都要大,大几千倍、几万倍,释迦牟尼不能拯救人类,也不管人事了,只有他的“法轮大法”,才能拯救人类。“法轮功”利用人们在这方面的认知“盲点”,把宗教和迷信混为一体,用宗教的外衣包装自己的歪理邪说,建立了人间非常荒谬的“天国世界”。 对“法轮功”的几点理性思考 思考之一: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人们的追求越来越表现在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而且对物质和精神的需要不是永衡不变的,当物质条件实现以前的目标,必然会在精神方面产生更大欲望,当精神方面实现以前的目标,自然会对物质方面提出新的要求。从哲学角度审视这一现象,正如人类最深刻、最多样性和最难以满足的永恒需要,不仅表现在物质方面,而且还表现在精神方面一样。人若不能在物质方面得到满足,就会失去真正的幸福,就会转向寻求超越自然、超越自我的某种终极性心态。 [Page] 思考之二:从社会转型期看,人们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观还未完全形成,不少人有精神空虚感。目前,我国还没有完全摆脱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市场经济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仍旧处于一个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社会转型期,人们的价值观念也还处于新旧交替之际,旧的价值观念己经解体,而新的、适应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观念还未建立起来,“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正是趁机捏造、拼凑“法轮大法”,蒙骗了全国200多万人。这200多万人上至高级知识分子,下至普通百姓,这里面到底有哪些深层次的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是精神空虚所致。一是这200多万人普遍缺乏科学精神,封建迷信对这些人的思想意识有着深远的影响。二是这200多万人在科学追求与实践的过程中意志不坚定。这些人多为健康状况不佳、年龄偏大、文化层次较低者,由于社会转型期人际关系的复杂化等现实特点,这些人在社会中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情绪浮躁,思想上无所寄托,生活中无所事事,对市场经济条件下出现的某些道德失范、腐败等现象不满而又苦于暂时无法解决,企图用修炼“法轮功”来逃避现实、逃避科学。三是这200多万人思想跟不上时代。改革开放以来,这些人看不清发展的主流,把握不住发展的大势,思想与时代严重脱节,看不到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大势,只是看到社会中的一些阴暗面,又不能正视自己已经离休、退休等现实,从而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信仰产生动摇,开始修炼“法轮功”找精神寄托。 思考之三:从“法轮功”及其头目李洪志组织的一系列非法活动看,“法轮功”就是企图把中国人民已经挣脱的神权绳索重新捡回来,把中国人民陆续埋平的精神陷阱重新挖掘和伪装,以实现其反科学、反社会、反政府的险恶图谋。李洪志起初的讲功说法,充其量不过是为了混碗饭吃,但随着信徒的增加,影响的扩大,钱财的大量积累,在全国甚至在全世界形成了一个秘密组织。他们以地球爆炸的邪说制造精神控制,软硬兼施,提出了一整套与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把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的宏伟规划完全相反的世界末日论。他们在恐吓和诱惑兼施的神秘主义骗术中,把自己的头目李洪志神化为功法大于如来千百倍的救世主,用令人头晕目眩的光环,把一些练功健身者纳入“开天目”和得道升天的精神迷幻的圈套中,有病拒医,走火入魔,造成一幕幕触目惊心的上吊、投河、剖腹、自焚等惨剧。他们拼凑“真、善、忍”的美名,进行“大法无形”的伪装打扮,建立起一个带有精神奴役性质的严密组织,用修炼升级和“考试”等方式,鼓动和组织一些信徒和思想糊涂者聚众闹事,企图破坏我们来之不易的社会安定环境,扰乱全国人民齐心协力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注意力。对这样一个包藏祸心、罪恶昭著的非法组织,我们必须广泛发动群众,同它进行坚决斗争。 (作者为日照市反邪教协会副研究员)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9号楼7层 邮编:570203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