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学会介绍 宗教知识 真情互动 揭秘文摘 邪教面面观 最新动态 学术交流 科普园地
今日 网站改版开通了

联系我们
联 系 人:
办公电话:0898-65393360
手机号码:
邮箱:hnkxxcb@163.com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您的位置:首页 >> 真情互动 >> 关爱心声
阅读次数:1431 
挚爱让我回归“金色海岸”
    我叫李恒洁,男,汉族、中专, 1972年8月3日生人,籍贯江苏沛县龙固人。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我是家中的幺儿,父母亲对我非常疼爱。小时候,家里穷,父母亲把家中的好面给我留着,让我吃,而二老及姐姐却常吃玉米面窝窝头。我9岁时,父亲在给别人家盖房子时被横梁砸住右腿,落下残疾,失去劳动能力,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从此,生活的重担就一下子落在了体弱的母亲身上,她每天要伺侯父亲和我们姐弟俩,还一人种着家里的五亩地。两年后的一天,母亲终于累倒了,住了一个月的医院,家里一下子乱了套,便不得已让姐姐缀了学,帮她支撑这个家。但母亲咬牙借债,坚持供我上学,到镇里上初中后,母亲怕耽搁我学习,每天中午都不让我回家,她做好饭,步行几里路到学校给我送饭。每次,我吃着母亲送来的可口饭菜,都感觉很温暖。无论是春夏秋冬严寒酷暑,中午放学铃响起,我走出教室时,总能看见刚刚赶到教室门外的母亲。星期天回家,我们村里的人总会有人对我说,“小洁啊,你母亲太不容易了,要争口气好好上学,挣了钱可要好好地孝敬你妈”,“你要不孝顺,可是良心被狗吃了”
     后来,我初中结业,考上了无锡机械制造学校。1993年,我毕业分配到原徐州缝纫机厂,成了一名技术工人。当时我的想法就是好好工作,争当标兵,以求出人头地,以不辜负父母的期望。在工作的前几年里,我因踏实能干,获得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可后来连续几年的职称申报,由于各种原因厂领导都没有报我。我自认为成绩突出,比其他技工强,就找厂领导理论,结果被批评。我想不通,对工作开始敷衍了事,不再认真工作。我开始对社会产生一种“看透了”的厌世感。1998年10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厂外的一片空地看人练习法轮功,出于好奇心,看了《转法轮》,在练功人的教唆下,我逐渐被李洪志的“做好人”、“圆满”等“高深理论”所吸引,特别向往李洪志承诺的修炼“圆满”“成仙成佛”,憧憬和向往着“圆满”后所处的“极乐世界树是金的,地是金的,鸟是金的,花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连佛体都是金光闪闪的”的美好境地。我把工作外的时间都投入到练习法轮功中去了,一心想通过修炼达到“圆满”,最后离开这个“肮脏”的社会,离开那些令人讨厌的领导和同事。到1999年国家开始取缔“法轮功”,我已深陷其中,并跟随功友到北京护法。2000年3月9日我被遣送到江苏省方强劳动教养所劳动教养两年,2002年3月释放。回来后,我听不进任何人的劝阻,继续我的“圆满”之路。琵琶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不知怎么打听到我孝顺,从小就很听母亲的话。一天早上,办事处领导亲自到我老家,把母亲接到徐州。两年多没见母亲了,才50多岁的她,头上已经有了白发。母亲见了我,喊了一声“儿”,就哭了起来。我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久违的亲情,想上前拥住受了很多苦难的母亲,可是,“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那儿才有你的父母。”“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就不能“圆满”。我冷冷地坐着,不再正眼看母亲。母亲哭得更痛了,并开始数落我小时候多么听话,她拉扯我多么困难。我咬着牙,认为“师父”考验我的时候到了,看我修炼的好不好,是不是真的已经“去情”?在母亲的哭声中,我站起来,甩开拉我的人,决绝地走了,我听见母亲撕心裂肺的喊“儿”声。
     2002年秋,因我练功严重影响了工作,厂方多次对我通报批评,但我不为所动,继续坚持修炼。厂方于是对进行了开除。于是,我就离开了那个厂子,在家里专心练功,走着“讲真相”、“正法”的路。很多次,我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我到菜市场捡剩菜叶子吃,那么苦,仍然没有动摇我练习法轮功的决心,我认为,那是“师父”在我通向“圆满”之路上对我的考验。
    2003年春,我接到姐姐的电话,说母亲病倒了,让我赶快回去。当时和我在一块的“功友”说,“师父”说过,“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我也认为这又是一次对自己的考验,只要我在这里好好修炼,母亲也会没事的,于是我没有回去。第二天,我姐夫带着人,到徐州找到了我,硬把我架到三轮车上,拉回了老家。我的母亲,因急性脑血栓耽搁治疗,去世了!看着母亲的尸体,一股巨大的悲怆从心底升起,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抱着母亲哭得死去活来。姐姐、姐夫、叔叔告诉我,母亲在弥留之际,仍然呼唤着我的乳名,告诉他们叫我不要在练功,害人害己害家,要听政府的话,做个好人。儿时的朋友对我讲,我的母亲是痛恨我练法轮伤心至极导致病发离开人世的。
作为独子,我要为母亲带孝守灵。跪在母亲的灵前,母亲小时候给我送饭,送我上学,这一幕幕像潮水一样涌入我的心头,怎么挡也挡不住,我太对不起母亲了啊!是的,我失去工作、抛却亲情,为法轮功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自己没有“圆满”,家人也没有“受益”,以致最后都没能见母亲一面。我终于下定决心,与法轮功决断。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版权所有:海南省反邪教协会 地址: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l号楼7层 邮编:570206
电话:0898-65393360传真:0898-65393360邮件:hnkxxcb@163.com